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萧玉变绿毛之极品家丁

作者:admin来源:人气:712

  金陵萧家。
  萧玉若刚刚从安徽回来,才下车便见到了那个合同制员工林三,一阵口舌相争下,倒是被气得不轻。此时,她正在萧夫人的房中,和自己娘亲说些体己话。
  「玉若,倒是辛苦你了,总是要你为了家中的事情奔波,娘亲真的……」萧夫人牵着大小姐的手低声道。因为是在家中,房里又没有别人,所以萧夫人便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襟衣,胸前高高隆起一对雪山,身形丰腴,却没有肥胖的感觉,翘挺的玉臀没有一丝下垂,面容削瘦,却有一种熟女的妩媚。
  「娘亲,你又来了……」大小姐微笑道:「我是萧家的长女,自然有责任为萧家努力。」这已经不是萧玉若第一次听到母亲愧疚的言语。此刻,她也卸下了平日的严肃干练,一身鹅黄绸衣,面容和萧夫人有八分相似,丰胸翘臀,凹凸有致,虽然没有萧夫人那样饱满,却如乳鸽出巢,紧致的皮肤散发着处子的馨香。
  「不说这个了。」萧夫人也知道女儿的能力和倔强,萧家无男丁,也确实需要萧玉若来支撑,她为萧玉若抚了抚俏脸边的秀发,问道:「这次去安徽有什幺收获?」萧玉若闻言却小脸微红,吱唔地答道:「也不是第一次去了,没什幺新奇的事,便是和以前那样呗。」萧夫人见她神色有异,知道萧玉若不愿意说,也不强迫她。溺爱地摸了摸她的头,便扭着纤腰,款款地向门边走去,嘴里道:「夜深了,你长途跋涉也累了,早点歇着吧。对了……听玉霜说,你见过林三了吧,有事可以问问他,这个林三的鬼主意挺多的。」「知道了,娘,你也早点休息吧。」萧玉若答道。
  房门轻轻关上,萧玉若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俏丽完美的面容,贝齿咬着樱桃般的下唇,思绪飘回到今日下午回金陵的路上,在马车中发生的事情。
  ***    ***    ***    ***夕阳的余晖照在一路奔向金陵的马车上。
  萧玉若和陶东成刚刚从安徽回来,一路的奔波让两人都疲惫不堪。大小姐虽然常年为萧家劳累,但终究是女子,身子也是受不了这样的跋涉。
  这一路上陶东成对她翩翩有礼,不越雷池,加之每日嘘寒问暖,萧玉若都是看在眼里。眼看金陵就要到了,萧玉若实在太过疲累,扫了陶东成一眼,见他在闭目养神,看来也是累得不行。于是,她便靠在马车上,沉沉地睡去了。
  正在闭目养神的陶东成忽然听见萧玉若那边传来悠长平稳的呼吸,睁眼一看,却见萧玉若正靠在马车边上,两手并放在膝盖上,睡态可憨。
  黄昏的暗光下,萧玉若的小脸被照得有些发红。长长的睫毛合在一起,微微抖动,小巧的鼻子轻轻地呵着兰气。小嘴微张,薄薄的两片樱唇湿润性感。高耸挺拔的乳峰随着呼吸起伏,陶东成曾经偷偷看过萧玉若换衣服,那双蟠桃乳像是玉做的一般光泽圆润。蜂腰纤细,修长的玉腿紧紧靠拢,看得出仍然是冰清玉洁的处子。小脚轻巧,如三寸金莲,让人爱不释手。
  陶东成一改平日的正气,眼中露出淫光,放肆地打量着眼前的睡美人。他越坐越近,终于坐到萧玉若的身旁,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香气。
  「玉若?」陶东成试探性地叫道。
  萧玉若动了动,却没有醒过来。陶东成大气不敢喘,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速。两人相识已久,同是金陵的商家,萧家因为没有男丁,萧夫人退下去后,仅靠萧玉若一人难以支撑,所以萧家的生意每况愈下。陶东成抓准了这个机会,以帮助萧家为名,和萧玉若一起去安徽办货。这一路上却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为了能顺利和萧家联姻,陶东成一直表现得彬彬有礼,心中却是恨不能扒光萧玉若的衣服,把她按在身下鞭挞。
  此时,萧玉若对他卸下了大半心房,又是疲惫至极,所以才会安心地睡去。
  陶东成实在忍受不住诱惑,便想近身看看这个即将要和自己订亲的女子。
  陶东成把手放在萧玉若的香肩上,轻轻摇了摇,见她没有反应,心中大喜,知道她已经熟睡。他伸出抚摸着萧玉若的脸颊,光滑如剥好的鸡蛋,淡淡的胭脂如羞红,让陶东成食指大动。
  「嘿嘿,平日里总是对我摆着那副臭脸,今日便让我讨些旧账吧。」陶东成心中淫笑道。
  马车内非常安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交错起伏。陶东成一边抚摸着萧玉若的脸颊,一边提防萧玉若突然醒来。圆圆的脸蛋上面有些细细的绒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映出细碎的光辉。从脸颊到红唇,陶东成伸出食指触碰着那可爱的樱桃小嘴。


  萧玉若忽然嘟哝一声,吓得陶东成连忙退开三尺距离。见萧玉若只是换了个姿势,并没有醒来的迹象,陶东成定了定惊,再一次坐到萧玉若身旁。
  这次陶东成不敢太过明目张胆,他先是细细地欣赏萧玉若的睡姿,心中暗叹萧家的女人果然是得天独厚,母女三人都长得貌若天仙,而且前凸后翘,体态婀娜,就连年纪最小的萧玉霜也是皓齿明眸,惹人怜爱。眼前的萧玉若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唇似点绛,鹅蛋脸,杏眼琼鼻,陶东成把脑中的赞美之词用尽,也不能形容她的美。
  「若不是身为萧家女,倒是少了这许多的算计,对于这样的美人,可是要收于芙蓉帐中的。」陶东成如是幻想着。
  再往下,便是那一对曾经惊鸿一瞥的蟠桃乳,如乳鸽投怀,随着马车的颠簸忽上忽下,在衣物的包裹中也不得安分。陶东成倒是不敢去解萧玉若的衣裳,只得望乳兴叹,恰似一滩口水向东流。迫使自己的目光从酥胸转走,陶东成看见了萧玉若放在膝盖上的一双洁白小手。
  纤细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晶莹的指甲修正得干净平滑。所谓十指不沾阳春水,未曾干过粗活的大小姐一双玉手滑嫩小巧,皮肤紧致,似乎稍一用力就会划破皮。陶东成暗道:衣服我是不敢脱了,可是总不能看得着,吃不着吧?
  他壮了壮胆子,捉起萧玉若的左手。滑溜溜的皮肤让陶东成心痒难当,他怕惊醒了萧玉若,动作幅度不敢太大。把小手举在半空中,低头细细打量。若是这样一只玉手为你红袖添香,怕是迷魂香也要闻进去了。
  其实早在陶东成抚摸萧玉若的红唇时,她便醒了过来。本想睁眼斥退陶东成,可是转念一想,如今萧家生意渐渐衰败,若是没有陶家的帮助,总有一日会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