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寂寞芳心何所依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266

  亚薇应了一声,说道:「至少看上去不是……我说你的姿势也未免太像腐败到骨子里的颓废贵族了吧?」
  「人家还很累嘛~」伊莉亚慵懒地伸展了下身子,一条圆润白嫩的美腿从被单底下滑了出来,只可惜眼前只有亚薇一人,这无比媚惑的姿态直接被她无视了.
  「谁叫你躲在窗外出什麽馊主意。」
  「人家可是为了你好,只要你让他变成你的性奴…」「嗯哼!」
  「…裙下之臣,很多事情就可以不必担心了。」「想得美!法师哪有那麽容易控制!」亚薇说道:「不能支配欲望的人是当不了法师的!」
  「哦?那你的慾望……」伊莉亚掩嘴轻笑,脸上的神情怎麽看都让亚薇想揍上一拳,但她还真的只能满脸通红地瞪着伊莉亚,无法反驳半句。
  握肉棒的时间比握法杖的时间长,魔法也几乎都用在性爱之上,自己怎麽看都像是被慾望支配的淫乱女,这点亚薇很有自觉。
  「我例外……」亚薇红着脸赌气地说道,她也真有如此说的本钱,毕竟半年前还只是菜鸟法师的她现在已经在学习进阶魔法了,虽然因为前头有辛西亚顶着不能说前无古人,但也绝对是法师历史上相当惊人的进步速度。
  「就『当做』是这样吧。现在得先从头想想,那群监视者是谁派来的。」伊莉亚抚着自己滑润的上臂肌肤说道,这倒不是因为她自恋,而是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能号令法师的,只有六导师或者其大弟子,火之导师和他的大弟子…也就是你可以优先排除。接着是光之导师,他早就成了叛逆法师,所以也可以排除他和他的大弟子…话说西利安的大弟子是谁啊?」「水之导师和凯斯钦,暂且假设不是他们,那就只剩下风、地、生命三个嫌犯了。风之导师…也就是现任塔主…不可能吧,这位老先生都快死了……」伊莉亚说道。
  「说得也是…他似乎已经在找继任者了…」
  「地和生命两个导师狼狈为奸,感觉上是最可疑的。」「这话暗地里说说可以,可别说给法师听,会出人命的。」亚薇说道,克莱那个变态也就算了,达理尔斯可是大部分法师公认的好人,不过斐雷和他不合,身为斐雷弟子的亚薇自然对他也没什麽好感。
  「如果是被体内射精而『出人命』我倒是非常欢迎~~」伊莉亚兴奋地想像着自己被大批法师抓起来轮奸中出的模样,要不是体力还没恢复,她搞不好当场就自慰了起来。
  「而且最好是轮奸对吧,你这个淫乱公主。」亚薇看着发花痴的伊莉亚,无奈地说道。
  「你自己被射精的时候不也常常高兴得哭出来吗?」「才没有…」亚薇反驳得很无力:「总之,你的结论是什麽?」「嗯…一群法师干这种事,还得常常挨打,总该有什麽利益可得,你认为哪个家伙最有可能得到利益?」
  「还是沙琳娜……」亚薇说道:「作为黑王身边的影子,监视我们理所当然.」
  「不过沙琳娜也是最有可能替伯父施展神圣魔法的人,如果伯父真的被诅咒控制,沙琳娜就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破除啊。」「嗯,做成傀儡会比较方便……」亚薇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过这是克莱的专业,她没听过沙琳娜也会。
  「所以排除沙琳娜以後呢?」
  「表面上没有…」
  「那里面上谁有我们也没得讨论了。」伊莉亚说道:「总之就是有个应该是法师的黑暗势力正在窥伺我们、我或我们之中的某人,想从中得到一些想必不小的好处,而且可惜的是目的大概不是我们的肉体……」「如果是的话你就会很高兴的主动献上肉体了吧?」亚薇说道,但她知道自己或许也会有相同的反应,这点她死也不会说出来。
  伊莉亚没有说话,只是以目光明白传递来「你不也是」的讯息,看得亚薇双颊又是一阵红。
  「哼哼~~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我们不利这点应该是没问题的,只可惜他们跑的技术挺高明,不能抓来问问。」伊莉亚说道,监视者们似乎都配有瞬间发动转位的魔法装备,而且自从被小精灵她们揍过之後都躲得远远的,当然也就更不好教训了。
  「如果能事先布下禁魔法阵的话或许可以…不过对方不可能让我们悠闲的布置法阵的,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双方打起来……」亚薇说道,不管对方是谁,在此时她们都不该和对方直接起冲突,和魔法之塔闹翻的结果绝对不会比直接打进麦亚城好到哪去。


  「说得也是。」伊莉亚赞同道:「不过也不能就这样放在门口不管,毕竟什麽事情都被监视着实在很难做……」
  (…爱。)亚薇暗自补上这麽一个字。
  「把他们臭揍一顿之後,在下一批人到场前会间隔一段时间,不过小精灵说远方似乎也有监视者,而且门外还有好几个反隐形魔法阵……」「那麽就这样吧!」伊莉亚坏笑地说道。
  「什麽?准备隐身斗篷?!」神风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知道那些材料有多难得……」
  「我没打算收集那些东西,光是避光水晶就能让我们破产,我要问的是有没
  有办法把隐身术附加在魔法斗篷上。」亚薇说道。
  「呃?」神风雷楞了一下,之前亚薇为了掩饰身分,曾经买过类似的斗篷,那是将干涉魔法注入晶石,藉着它的力量产生干涉力场的作品,斗篷本身并没有什麽特殊的。
  如果也将隐身术以此种方式注入晶石,晶石本身会因为承受不了高位魔法的力量而立刻碎裂,即使承受住了,也会无法控制地产生一个圆球形的隐身力场,将球体内的一切全都隐形──包括地面在内。
  一个大坑在路上移动,绝对比她们光明正大出门还引人注意。
  因此要制造隐身斗篷等正宗魔法斗篷,靠的多半是某种神秘的炼金术,同时将某种特殊金属丝缝入布料当中,使魔法效果仅限於布料表面。
  现在亚薇问的就是第一种和第二种的折衷。
  「用晶石承载力量,然後分散到斗篷中?」神风雷没想过这种可能性,历史上或许有人想过,但却因为做不出核心晶石而作罢。
  但这对神风一族并不是问题,他们早在几千年前就发明出足以承受高位魔法的人造晶石了,魔动车的魔力库用的就是这种东西。不过纵使如此,将之用於隐身斗篷上也是个新挑战。
  「我想一下…」神风雷拿过一张纸来开始写画着各种术式,竟把亚薇晾在一旁,亚薇也不介意,悄悄地离开了他的房间。
  (我居然没被她强奸?!)过了好一会儿神风雷才惊觉此一事实,看了看窗外,确定没下红雨,嘟囔了几句,继续进行手边的研究,对炼金术士而言,没有什麽比崭新的点子更值得挑战的事物了。
  「我想你要隐身斗篷的目的应该不只是溜出门被轮奸之类的吧……」亚薇说道。
  「那只是测试、测试!」伊莉亚开心地说道。
  「到时候…嗯…在罗莉她们享受的时候,我们得去某个地方……」看着伊莉亚手上的黑色物体,亚薇楞了一下,这东西在之前的旅途中好像只发挥过一次功能,但即使是那次,它也没有真的展现出什麽效果来,因为它是在一切底定之後才被翻出来的。
  「这东西有什麽用?」
  「我也是不久前才发现它真正的用途,再过段时间就可以收成了。」伊莉亚神神秘秘地说道。
  「收成…」亚薇的脑海中浮现某个奇怪的画面,就算是大地之子也该有个限度吧……
  「小雷的药弄好了没?」伊莉亚又问道。
  「我忘了问。」亚薇楞了一下:「不过他之前说得有段熟成时间…为什麽我们好像是在开农场?……总之,应该是还没好。」「该准备的东西真多啊……」伊莉亚无奈地说道:「只有路线不需要再考虑
  而已。」
  「说服亲卫队的工作也不用准备吧。」亚薇说道,她很清楚伊莉亚打算用什麽东西来软化那些骑士脑袋。
  「呵呵~~这次一定要『邀请』到露比哦!」
  神风雷看着桌上十个闪烁着白光的魔法石,心中不免佩服自己的技术高超,要知道纵使是在神风一族当中,能炼制出足以容纳高位魔法的超级晶石的人也不多,成功率能超过五成的更是寥寥无几,像他这样高达八成的,上溯万年也没几个。
  但自恋归自恋,神风雷倒也知道族中没几个人研究这方面的学问,专攻魔法晶石炼成的神风族人之所以少,主要原因就是族中法师太少,做出来也没什麽用处。
  神风雷自己也没有幻想过自己使得出八级魔法,要替这些宝石注入魔力和术式的人当然是亚薇。
  「忘了问她们要几件…先做六件好了…」神风雷自言自语着将多出来的四个宝石放入抽屉中的某个盒子中,开始处理亚薇提供的魔法斗篷。这些斗篷不过是卡宾魔法道具店卖的普通货色,上头镶嵌的是具有少许物理防御与抗魔效果的护罩魔法石,这一般都是猎杀魔兽的猎人在使用的,毕竟魔物除了肉体强悍和天赋几种固定的魔法之外根本就没别的花样。


  拿起炼金术士专用的器具将斗篷上的魔法石拆下,露出连结斗篷内部魔法结构的托架,神风雷仔细地观察着托架的结构,作为修改新魔法石形状的参考,这步骤要是弄得不好,到时候激发出来的就不是隐身术而是赤阳焰了。
  在他房间的角落处,一个隐约散发着奇怪气息的瓮安安静静地摆在那儿,沈重的石制瓮盖上还贴了张纸,上面还用殷红如血的墨水写着「不准打开」。
  这就是他被委托制作的药品了,虽然成品正确使用下不致於死人,但半成品的危险程度却大得吓人,要不是地下室是女孩们解放自己淫乱本性的所在,他绝不会将它摆在自己的房间里。
  神风一族的技师传说中就有这麽一个故事,某人为了制作一种叫做什麽神油的、和他现在所做之药性质相类的持久壮阳药,结果半成品被他老婆拿去炒菜,夫妻俩倒真的持久无比,只可惜持久的部位不太正确──两人全身僵硬地维持着吃饭的姿势整整一天一夜。
  要是这坛子里的东西漏出来…哼哼…就不只硬一天一夜了……因为魔药还没处理好,伊莉亚她们之後几天自然也就不再有什麽大动作,让监视她们的法师多少松了口气。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这命令的真正目的是什麽,身为底层人员,他们只拿到好几样瞬发的传送道具和一个写着「有动静立刻上报」的条子,来到这里之後只能成天盯着法瑞莎的宅子发呆,恨不得看穿那厚厚的墙壁和总是拉上的窗帘,其中有不少人对以前没学灵眼类的魔法颇为後悔,但即使真学了,亚薇布下的障壁魔法也会让他们什麽都看不到。
  对於把整个宅邸都变成淫窟的她们来说,这点防御是绝对必要的,虽然「被看」会有某种奇妙的快感,但「不知不觉中被看」只会让她们觉得似乎有些亏本了。好歹也该收点参观费或者新鲜精液什麽的……「啊嗯…求…求求你…给我……肉棒…小穴穴…好痒…胸部……好想要……」原本用来放危险药品的地下室中,一具被黑色皮带捆成无比淫艳姿态的女体在地上不断扭动着,她的双手被直直地紧缚在背後,纤细的手指刚好能碰到自己不断抽搐着的菊蕾,但因为角度的关系只能让一小节插入其中,根本无法满足她体内炽烈的慾望,反倒让慾火烧得更强烈了。
  一条绕过颈後的皮带束缚着女孩的双膝,上头还捆着一根竹竿,使得女孩的双腿只能大大地分开着,根部鲜嫩的蜜蕾垂流着丰沛的淫汁,将木头地板沾湿了一大片。蜜处传来的强烈搔痒和热度让她娇喘连连,俏丽的脸庞上满是渴望的痴态,只可惜不远处那根看起来无比诱人的大肉棒对她的恳求毫无反应,只是自顾自地朝天耸立着,还在微微的颤抖之间从前端渗出少许美味的黏液。
  「啊啊…请给我……请把肉棒插入…人家的穴里…哪个穴都好…」仰躺着的姿势让她无法靠摩擦刺激自己的乳房与阴蒂,只能楚楚可怜地发出恳求,但周遭三个人似乎都对此无动於衷的样子。
  被涂上亚薇特制春药的小穴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一般,但她却完全无法自己解决,只能不断扭着腰,因为淫魔导而分泌出乳汁的双峰也饱胀得让她既痛苦又充满快感。
  「不行哦,你那麽聪明,要说什麽应该不需要我教吧。」清脆的女声传来,让女孩的娇躯瞬间僵硬了一下。
  「呜呜…」女孩抿着嘴,自尊心让她说不出那句话来,但身体的搔痒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她,只要说出那一句,自己的苦闷就能得到解决。
  「不要吗?」浑身赤裸的伊莉亚淫淫地笑着走上前,玉掌握住齐里硬挺的肉柱说道:「那麽这根好棒的东西就让我来享用了哦~」伊莉亚夸张地抬高美腿,跨坐上齐里的大腿,让他的龟头顶在自己湿淋淋的嫩穴上,发出娇媚的呻吟。
  地上的女孩眼睁睁地看着肉棒一点一点没入,脸上的表情如同被抢了宝贝玩具的小孩般,清澈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滑落脸庞,其中满是不甘。
  「嗯啊…来…搞我…插我的穴……」伊莉亚脸上的表情夸张无比,诱惑着地上的金发少女,但被齐里双手抓着的纤腰却主动套弄了起来,潺潺的淫水将齐里的肉棒弄得湿漉漉地,反射着魔法灯光後让它显得更为狰狞。
  「我也要……」金发的女孩泪汪汪地恳求着。
  「那就说吧~~」伊莉亚故意又套弄了几下,股间红嫩的蜜唇死死咬着肉茎不放,差点就让齐里当场缴械。


  「呜呜…我…法瑞莎是好色…下贱的淫奴…请主人…把齐里的肉棒…赐给法瑞莎淫乱的小穴……」被牢固皮带绑出极为淫靡姿态、仰躺在地面上的正是卡宾王女法瑞莎,她无助地屈服在慾望之下,说出了奴隶宣言。
  「不对哦~~」伊莉亚拉长了声音说道。
  「你的主人不是我,是他。」伊莉亚指了指满脸愕然的齐里,说道。
  「呜…」法瑞莎泪汪汪地看着齐里,张了张嘴却什麽也没说出来。
  这和身分有关,伊莉亚虽然淫荡无比,但终究也是货真价实的第一皇女、麦亚王国身分最尊贵的女性,只是卡宾王女的法瑞莎身分原本就比她低一些,再低一点也没什麽大不了……但齐里只是个仆人。
  「齐里…不…」法瑞莎扭着身子,迷蒙的双眼扫过齐里朴实的脸,心中突然浮现出一句话:
  (到了这时候还是呆呆的……)
  当年法瑞莎破获人口买卖场,齐里和莎缇都是其中的商品,在法瑞莎冷冷地对「商品们」说出他们自由了的时候,齐里、莎缇和其他几个人就主动要求成为法瑞莎的仆人,法瑞莎当时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