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师徒密室练春宫 - 女侠野史续篇(7)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896

【师徒密室练春宫】
  吕谦告知黄蓉,他有把握在极乐洞府演练时能选出黄蓉,但身体接触是免不了的,因此两人必须有默契,演练亦必须前所未有。据吕谦追查所知,极乐洞府演练胜出之後,仍然需要经过神教护法为期半个月的考验,完成入教仪式,才可以封为护教圣女。但考验什麽吕谦也不知道,这下令黄蓉有些担心,但为民族百姓和平,冒险一点不算什麽大事。
  时间紧迫,黄蓉决定冒险一试极乐丹之药力,吕谦定制了几套特制花边半透明舞衣配特制内裤,说服黄蓉服装是非常重要的配置,黄蓉挑选最喜欢的红色,他观察唯只有演练难度极高之西域春宫交媾姿势才有必胜把握,两人必须对练实习,黄蓉决心拿下那圣女之位,便应了吕谦.
  密室里师徒全神投入研究每式春宫图之精要露骨的图文连口交肛交手淫也有篇章记载. 婚後黄蓉与郭靖都只下用传统单调的男上女下体位造爱,从未见过或想过造爱可有这样多的前奏,变化与姿势。
  这类交媾姿势都极度淫亵,全身的敏感部位都有接触摩擦,半透明舞衣薄如蝉翼,一双奇高无比的粉乳在舞衣下,两点尖尖的突立出来,透视出深深的乳沟,在黄蓉呼吸时两乳不停颤动,没有肚兜,在黄蓉与吕谦摆动调整姿势之间,不断有向外跳出的趋势,黄蓉也因双乳丰满而心烦,想到自己将生産之後奶水仍然未断的原故不知双乳会涨到什麽程度,感到双乳有不断变大的趋势,黄蓉不禁粉脸通红. 吕谦盯着黄蓉胸前两点凸起豪乳,不禁胯下之物爆起。
  吕谦上身赤裸,调整姿势之间不时接触摩擦黄蓉两点凸起的豪乳,有意的做作装出不好与师父的身体有太过亲密的接触,这麽一来姿势都摆不正确,极乐丹的药力是有层次做出影响的,首先是兴奋,冲动思维变得短线,不顾後果,现在黄蓉正是这状况.
  吕谦不断说着那胡姬如何主动如何性感媚态,几乎不可能胜过她,一会又说以她那完美身段演练现在这些调情春宫必会忍受不了,中原女子跟本比不上,本测试着黄蓉的反应,药力影响底下,黄蓉真的堕入了诡计,心目中以那胡姬为假想敌及模仿的对像,忘记了自己是郭靖之妻,侠女身份,心想这黄毛小子,与自己在此演练,既不集中,动作生硬,怕这个怕那个,又不断想着那个甚麽胡姬,昨天帮手淫,……不!……解毒套弄时又那麽享受,说我的小手如何勾魂,想到这里,又兴奋又冲动,把心一横,便放松了尺度,主动热情的缩短与吕谦之间的距离,让肉体接触更彻底,更激烈,最终更以身体各部份直接摩擦挑逗吕谦的肉棒,誓要证明自己更胜那胡姬。
  吕谦的肉棒在黄蓉热情的挑逗下,以形一个突起的大帐篷,与裤裆摩擦着。
  黄蓉看着大帐篷好像胜出了一样,好胜的说到:
  " 你这小子,怕这怕那,还想着那个什麽胡姬,不投入如何演练得好"吕谦便打蛇随棍上" 师父教训得是,谦儿应像师父那让放开一点,反正昨天师父已看过徒儿的下体,谦儿也应更投入,免得连累师父练不好落败。"说着然後便脱下他的裤子道:" 这裤子好刮得我好痛,跟本尊心不了,倘若不是师父指点鼓励,谦儿到现在也想不开,都是像师父这样的女中豪杰才有这宽大的胸襟,着眼於大义,不拘泥於小节,才能成就大事。"黄蓉被他这麽一赞,也没理由阻止他脱裤了。
  吕谦知道他需要逐步提升黄蓉对肉体接触的接受程度,逐步进犯,最终到她赤裸裸的被自己抽插得死去活来。
  没了裤子的阻挡,坚硬勃起的肉棒挑战着黄蓉的耐性,,黄蓉不断心跳加速,春心荡漾,光是身体接触已不是春宫图之精要,篇章记载了很多对阴茎阴囊的抚摸挑逗方法,看着黄蓉的小手终於搭到了自己的阴茎之上,冰凉的触感从胯下传遍全身,龟头马眼立时流出了几丝晶亮的粘液,四肢百骸更是无一不酥。
  黄蓉毫不保留的演译着篇章记载挑逗阴茎搓揉阴囊的精要,每个姿势不论多淫亵,她都尊心地练习,以增大及提升肉棒硬度为目标,妙目不时在阴茎和吕谦脸上观察,寻找最佳的抚摸挑逗及套弄组合,温软柔滑的手指在阴茎阴囊上游走,捏弄把玩着,挤压着阴茎上的动脉,挑逗着肉冠的边缘,更忘形地用手指按摩着徒弟的肛门,密室内弥漫着极度淫亵的气氛。
  汗水使半透明舞衣更透明,极乐丹药力底下黄蓉忘却男女有别与师徒礼法,身心都融入与吕谦做出完美的交媾姿势。


  乳头不断的摩擦及少许奶水分泌令特制舞衣从乳尖溶化,形成两个开口,把粉嫩的乳头露了出来,乳晕膨胀突起,与乳头形成一个三角椎体,不时与谦的身体磨擦,当谦发现并惊叹地欣赏着时黄才发觉,但是肉棒忽然变得更硬更巨大,黄蓉顿时有多一份骄傲自豪感,心中也得意放纵起来,不时更以乳头轻轻的擦着谦的身体,让肉棒加速膨胀。
  演练交媾姿势,时吕谦的阳具不知不觉间已紧紧地贴上了黄蓉泥泞不堪的蜜穴抽插磨擦,在极乐丹药力底下黄蓉娇躯轻轻地颤动了几下,迷迷糊糊也没有阻止。虽然不是真的交合,但模仿抽插姿势动作让他们的性器磨擦碰撞,加上第二个层次极乐丹之药力,让人开始迷糊,及引发性冲动,只追求肉体的感觉,丧失理由智,黄蓉面泛潮红,瑶鼻微皱含羞;她时而微张小嘴,时而轻扭身躯,一股慵懒快意的春情,铺天盖地的,从她周身散发出来,忘我地配合吕谦的动作。吕谦深知" 极乐丹" 的药力,如今瞧见黄蓉骚痒难耐,强忍畅快的模样,不由得色心顿起,兴奋莫名。
  吕谦更不断假装看不明图文,练不好姿势对不起天下沧生,骗着黄蓉主动的引导他摆好各种交媾姿势与应如何抽插,黄蓉准确地对准师徒两人的性器,让火热的肉棒摆在蜜穴肉缝入口,有时吕谦仍装糊里糊涂,黄蓉更不自觉地用手或脚引导着吕谦的腰部如何抽插。
  极乐丹是一种极其强劲的春药,最终能令男人阳具增大一倍,持久力倍增。
  令女子下体内异常敏感,性欲特别高涨,让女子的子宫口不断的自动张合,只要轻微揉动身体都会变得很兴奋,极易高潮泻身,再也拒绝不了男人。
  湿透的舞衣内裤慢慢悄悄地溶化让吕谦火热的肉棒陷入阴唇滑腻的肉缝内侧来回磨蹭,蜜穴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从阴唇上流了下来。吕谦刻意更激烈地集中磨蹭辱弄上端突出来像大小形状似樱桃状阴蒂,阴囊亦不断地撞击着蜜穴及肛门,黄蓉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露出一幅荡妇春情难忍的模样。心慌意乱,她勉强压抑住禁不住的媚态,挪动因舒服而痉挛的身躯,纤细的腰枝也由缓而急地扭动起来,突然不自觉的发出微小的呻吟声,精致玉容上冒出细细汗珠。见此情景吕谦胯下之物又挺立几分。
  狡猾的吕谦知黄蓉极要面子,还振振有词称赞黄蓉,说要像师父那样侠义,更认真投入演练,帮助师父拿下那圣女之位,消灭极乐教,,黄蓉无奈的认同,并说服了自己不是放荡思春,只是想认真练习更有把握取下圣女之位。
  性器都已在全面接触磨擦,黄蓉便放松了尺度,有的姿势身体会完全接触磨擦或互相抚摸,吕谦保持认真练习的口吻,请教黄蓉他做得对不对,挺着一条一尺来长、粗有杯口大小的阳具。说怕弄疼师父,肉体已全面接触,只是仍没有真的插入,口中仍然师父前师父後的催眠黄蓉他们只是在认真练习。,乳头早已经硬起,彼此的生殖器更是赤裸裸地来回磨蹭,令那火热粗大的肉棒,如铁柱般坚硬翘起,不住地悸动,大龟头紧紧顶在黄蓉的蜜穴及突起的阴蒂。弄得黄蓉更是情不自禁得娇哼着,雪白丰满的大屁股也随之扭动起来阴道内,不断的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
  私处感受到吕谦男性阳具的悸动,黄蓉只觉下体阵阵趐麻,爱液狂涌而出,加上极乐丹的药力,黄蓉已完全迷失并更投入的演练每个露骨淫亵的图文篇章,湿透的特制舞衣内裤早已溶化,仅剩下腰带,这麽一来黄蓉依然没有发觉,上衣也已溶化至胸口,直接性器接触磨擦使黄蓉喉咙不时发出娇喘声,吕谦亦装作若无其事认真投的入演练,享受着黄蓉蜜穴的磨擦,他知道谬然插入可能唤醒黄蓉的理智,黄蓉甚至有杀他的可能,所以他的手仍然不敢乱来,都是徘徊在粉嫩的乳头和美穴裂缝的边缘,没有令黄蓉怀疑,相信他只是认真演练,有时更主导吕谦将手像图文样放到乳肉上。
  吕谦见黄蓉已没有怀疑他认真演练的动机,便想更进一步,指出图文阐述手要对胸脯作适当的刺激,便问黄蓉认为应如何弄,黄蓉一时口快回答是挤弄乳房同时刺激乳头,吕谦便口快地说师父真是聪明,双手即时往黄蓉乳房挤弄,两手分别用力握住黄蓉那巨大的乳体,黄蓉这时才在吕谦不断用力挤压巨乳的剌激下发出了阵阵呻吟黄蓉的双乳在吕谦不断的玩弄下迅速胀起来,黄蓉只感到双乳肿胀难受,不停的挺动双乳,乳头让食指和姆指不时捏搓、上下左右的挑逗,不断揉搓,乳头溢出了奶水,顺着铜钱般大小的红色的乳晕打转,一滴一滴往下流,奶水断断续续从乳尖涌出,吕谦即时把沾上奶水的手指放入口中,然後说到,师父的奶水为何是苦的,


  黄蓉想反抗,娇躯却软得如烂泥一般,不听使唤,又麻又酥的快感反而越来越清晰,让她浑身都颤抖起来,不出片刻,她便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了,竟浑然忘我,双峰忍不住上挺,配合着这风流徒弟的玩弄,黄蓉媚眼如丝,低声呻吟着,方才吕谦挤弄挑逗早已让她春心荡漾,她一直极力压抑着,此刻敏感的乳头被他吮吸玩弄,不由令她浑身酸软,情欲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放纵奔流,无可抑制。吕谦突然含着一口奶水,把唇印在黄蓉的嘴上,用沾满奶水的舌头插入黄蓉的口中,不断吐出混了口液的奶水,让黄蓉吸食,两人相互交换着口中混合了香液奶水,简直是在放纵淫乱的调情。吕谦松口便说到,是甜的,然後他又吸吮另一边的乳头. 如此吸吮一会又让黄蓉吸食,师徒二人无耻放纵地吸吮彼此混了口液和奶水的舌头.
  蚕缠绵、龙宛转、莺同心、翡翠交、鸳鸯合、空翻蝶、偃盖松、临坛竹、鸾双舞、海鸥翔、玄蝉附、三春驴、吟猿抱树、猫鼠同穴、山羊对树、秋狗站着。
  坐着,趴着,跪着,卧着,所有淫亵春宫交媾姿势都一一被她们师徒忘却男女有别与师徒礼法投入练试,夹杂着无耻的奶水舌吻,每式不淫弄至黄蓉淫液四溅吕谦都说仍未熟练。
  黄蓉这个江湖中娇媚秀雅的女侠像这样和徒弟磨蹭了一个多时辰,每个交合姿势对黄蓉都是新鲜刺激的尝试,黄蓉精通高深武功招式,聪明绝顶,虽情慾高胀却不自觉地自行灵活变化每个交合姿势,黄蓉的小蔓腰怂动得合到好处,巧妙地运用着臀部滑溜无瑕的美肉,感受及挤压着师徒配合所带来的刺激,吕谦只要稍微调整,肉棒便又可在鲜嫩美穴肉缝间穿梭。
  两人满身大汗如同水洗一般,黄蓉下身流出的液体都分不出是汗水或是淫水了,阴唇则向大腿两则外翻开,美穴的两片粉红的嫩肉紧紧地裹着吕谦的棒身,高耸鲜嫩的阴蒂不断激烈的被磨擦,子宫不停收缩排出淫液,吕谦的肉棒已淫液满布青筋突起,吕谦见黄蓉的淫态更是心里欲火烧身,暗下运劲集中在大肉棒上不断的沉腰抽插磨擦起来,黄蓉的娇喘声在密室内回荡。
  演练磨擦中吕谦不断的强调要模仿更好才可赢得那圣女之位,师徒这样仿真的赤裸练习只是要提高胜算,消灭极乐教,为民族百姓和平牺牲一点不算什麽大事,黄蓉在极乐丹药力的影响下,也觉得只是肉体上的接触,不是真的交合,为了国家民族,也应该放下一点礼法,更投入演练得逼真一点. 藉口既已找到,黄蓉便将底线定在最底,只要不是性器插入,甚麽样的春宫篇章也可演练。而吕谦的手在黄蓉身上各处都已停留过,但都是徘徊在粉嫩的乳头和美穴裂缝的边缘。
  辱弄得黄蓉浑身不停抖动娇喘连连.
  黄蓉是又羞涩又不舍,鲜嫩美穴便是不断抬起迎接吕谦肉棒的磨擦,丰臀左右扭动着,越摆越快,而肉棒也动得越发的有力起来。黄蓉肆无忌惮地呻吟着,吕谦见黄蓉忘形地配合着他的玩弄,便用手压下肉棒,令半个龟头陷入鲜嫩美穴肉缝之内,被软滑的阴唇包裹着,小穴口被滚烫的异物入侵黄蓉即时惊叫了一下,吕谦立刻狡诈地停止动作嚷到,师父别动,徒儿反应不及会出错的,黄蓉又羞又涩回想刚才的确是自己一时激动丰臀乱挺,幸好谦儿停下提醒否则师徒乱伦,实际上黄蓉与吕谦这样用性器互相来回磨蹭,早已是极度越轨的淫乱之错事,但是当局者迷,加上极乐丹之药力令黄蓉变得糊涂,再者目的也是为国为民,为求到时演练逼真完美,拿下那圣女之位,不得不忘却男女有别与师徒礼法,投入研究每式春宫图之精要,这也是黄蓉在内心确定了的理由。
  吕谦装出半哭半泣诚恳的道,在内心是敬爱师父,绝不会亵渎师父的,谦儿武功低微,即使冒着九死一生威胁也要追随师父潜入神教,不能让师父只身犯险,但是为了混入极乐神教,必须熟练春宫图才有望夺得圣女之位,假如稍有破绽,必令那神教护法巨根老人有所怀疑,所以师父与谦儿必须配合得跟夫妻一样才能稳操胜券。
  黄蓉刚被挑得淫慾高涨,此刻意乱情人迷,说话间吕谦火热的龟头仍插在美穴的两片阴唇肉内,吕谦装出说得激动,暗地里故意挺动身体,使整个龟头深深的插入黄蓉天生娇小的嫩穴之内,冲破滑腻软肉的阻碍,由於爱液滋润既顺畅,又使吕谦有强烈挤压摩擦的快感。
  吕谦更是惊叹,淫女无数的他,从未插过如此紧窄狭小,软肉复杂的美穴,娇柔的肉璧,缓缓的蠕动,龟头在肉穴的自然吸吮下,竟发出了「噗嗤、噗嗤」的细微声响,是个超小码的「龙珠春水穴」,原来女子性器亦有品类高下,而黄蓉此龙珠春水穴可称之为穴中极品。其特徵为阴门狭小,内道深长,只要一经交合,花心即会胀大凸出,旋来转去,吸吮阳具。又由於其阴门狭小,因此阳具一顶,春水不易泄出;此时阳具倘佯其中,如沐温泉,舒服畅快,自不待言。此乃万中选一之极品名穴,若非吕谦这等花丛老手,寻常人怕也认不出来。


  黄蓉得天独厚的身段,雪白柔嫩的肌肤,显得无比的润滑动人。那饱满怒耸的乳房硕大柔软,铤而不坠;圆润修长的玉腿白光洁,丰盈匀称;浑圆挺耸的臀部,肌理细致,曲线柔和。她端庄秀丽的面庞美艳动人,隐含风情,充满成熟的风韵。慾火焚身的黄蓉,周身焕发出一股慵懒的风姿;她的双眸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真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再配以这个极品超小码的「龙珠春水穴」,吕谦真期待看见黄蓉骑在自己身上疯狂交合的浪态,黄蓉被插至高潮时肉棒会是甚麽无与伦比的感觉.
  炙热的龟头插进自己的身体,那熟悉的快感让黄蓉变得更迷乱,亦被吕谦装出甘愿为她冒险而感动。但所剩余无多的理智仍让她用手按在吕谦的腰上,阻挡炙热的龟头再插进更深。
  吕谦知黄蓉极要面子,同时火候亦未到,乘机自问自答的道:" 原来师父是固意提高真逼真程度,谦儿明白了,仅尊师父指示,不敢有讳,会按这个程度演练,定能瞒过那神教护法的。" 黄蓉只有接着吕谦的推理说道:" 正是如此提高逼真程度才瞒过那护法的,你也要用心按这个程度练习,到时不要露出马脚" .
  吕谦接着说道: "谦儿害怕出错,请师父主导演练,徒儿尊从师父指示便是了" ,实际上他无时无刻都幻想要享受这高贵美丽人妻主动的仕奉,用小穴套弄自己的肉棒,此刻正是淫愿已尝."
  黄蓉也觉得有理,更相信这徒儿确实只想与自己在极乐洞府演练时演练得有默契,潜入并消灭极乐教,此刻须已有超越师徒礼法的身体接触,但目的纯正,是舍小义成大义之举.
  春宫演练继续,为了掩饰刚才淫荡的表现,黄蓉现在只有让吕谦肆无忌惮的用龟头抽插的嫩穴,只要动作不大,不超过龟头程度,黄蓉只好默默接受。
  吕谦的肉棒有时有时顶上黄蓉的小腹,有时顶在美臀,迫使黄蓉忘形地用手握住肉棒控制着方向及深度,激动时更淫荡地用龟头刺激自己那小穴突顶端粉红色的阴蒂,或者以肉体与软滑的小手夹着肉棒肆无忌惮套弄按压,让柔软无比的肉体磨擦着更切底的感受整条肉棒。
  有时黄蓉的手轻轻挤压着阴茎上的动脉,从龟头由上而下不断的把玩着吕谦的睾丸,测试这火热的肉棒到底可以硬成甚麽地步,若感到软化了那怕是一点点,便焦急的要把它弄回最硬最大的水平。
  连番舌吻,弄乳,这些只有丈夫才能对她做的交媾前奏,不知不觉间黄蓉却被这声名狼籍的纨绔子弟吕谦,她的徒儿续步侵犯,现在甚至任由他以龟头插穴,其实黄蓉已经真的和吕谦在造爱。
  更淫荡地默默配合,顺从着他的诱奸,黄蓉不时用她的小手把龟头指向自己那娇柔狭小的美穴,力度适中地拿着棒身,让吕谦抽插其中来回磨蹭,让龟头到达鲜嫩狭小的穴口,最後末入软肉复杂娇柔的肉璧。龟头既已进入阴门,师徒其实已在交合,娇柔的肉璧,缓缓的蠕动,龟头抽插在肉穴发出「噗嗤、噗嗤」的细微声响,在密室中回响。黄蓉保持着这插进的深度,坚持着这不算真正的交媾。
  这手是她最後的防线,超小码的「龙珠春水穴」一旦被被插入到底,便真的擅越礼教。
  四目交投,十指紧扣,黄蓉用渴望的眼神鼓励着陷入她嫩穴阴唇肉缝内,来回辱弄磨蹭肉棒的主人,不是为国为民,立志保家卫国的大侠郭靖,她的丈夫,而是这个终日纵情酒色,糟蹋了诸多良家姑娘,襄阳守备吕文德之子,她刚刚收入门下,迷恋自己的美貌,声名狼籍的吕谦,她的徒儿。不久前想一顿乱棒打走的纨绔子弟。
  此刻他们师徒根本就是偷情淫乐中的男女,带着一丝为民请命的理由,淫荡的惰落放纵.
  翻到女骑男的春宫交媾姿势,黄蓉下意识垂首望去,只见自己丰满的少妇肉体骑坐在吕谦年青健硕的身躯上,胯下的一簇阴毛紧贴着吕谦的肚皮,阴毛连成一片,难分彼此。
  见此活色生香的光景,黄蓉不禁羞耻难忍,与此同时,荡意涌上心头,让她娇躯颤抖,而吕谦火烫粗硬的肉棍嵌在她鲜嫩美穴肉缝之内,棍身被软滑的阴唇包裹着中,那紧夹阳具的销魂感觉令她春心荡漾,此刻舞衣虽然已熔化得所剩无几,身体却依旧燥热难耐。黄蓉芳心挣扎着,却拗不过体内的欲火,情不自禁地缓缓扭动优美的丰臀,让徒儿的肉棍在她两片美穴肉缝间摩擦,被淫水沾湿的棍身湿滑无比,在她股沟中乱窜,弄得她浑身麻酥。不知不觉中,黄蓉的肥臀已然提高寸许,炙热的龟头适好抵上了湿淋淋的阴唇。两人性器接触的一刹那,黄蓉忍不住娇躯一颤。


  吕谦心中暗喜,知道机会来了,他微微将肉棒一抬,让黄蓉强烈的快感汹涌而至,一股浪水禁不住从美穴涌了出来。
  柔嫩粘湿的阴唇似已干渴难忍,一含住龟头,便不断翕合,似乎要将整肉棒吞没,黄蓉通体褗红,燥热难忍,她忍无可忍,美臀情不自禁地一压,只觉阴唇已被一个无比粗硬的巨物撑开,灼热紧绷感让她舒服得叫了出来,不由自主地娇躯乱颤。
  如此淫乱的举动,无异於饮澎止渴,黄蓉肥臀扭动了竀下,便再也无法忍受,整个丰腴的身体都渴望更深入的接触.
  黄蓉忍住悸动,不敢再继续下压,可是销魂的麻痒又令她蠢蠢欲动,抵挡不住身体的焦躁,她终於禁不住轻轻晃动肥臀,让大龟头在阴唇内研磨。黄蓉以嵌入阴户的大龟头为轴,肥白的屁股无章地扭动,淫水止不住地顺着吕谦的肉棍楠楠而落,流淌到阴囊上,两人胯下便一片狼藉。
  黄蓉丰腴的身体又酥又麻,一颗芳心也如肉体一般悬在空中,下体焦灼的快感令她生出一种虚无缥徊的空虚,强烈渴望肉棍的完全插入,似乎多等片刻都是煎熬。
  「可是……我如何能真的与谦儿……此淫乱之事……保持着这个深度……只有在轻轻的模仿动作……又不是真的抽插到底的交媾……演练逼真才有望夺得圣
  女之位……消灭极乐教一点牺牲是难以避免的」一面欲火焚身,炽热的肉体强烈渴望男子肉棍的滋润,另一面又不能擅越礼教,踤弃夫君,黄蓉一时进退两难.
  焦灼的肉体似乎也不受驾驭,她浑圆的屁股下,芳草萋萋处,那极品超小码的「龙珠春水穴」从中间裂开,含着吕谦的龟头,兀自如青蜓点水般摇动。
  一炷香的时间过後,黄蓉已被折磨得苦不堪言,肥白的屁股每动一下,都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让她体内的火鬼褗得更加猛烈。
  淫水四溢,如同起情的母狗得不到交配一般,痛苦地煎熬着。
  密室中两个交叠在一悢的赤裸身区. 烛光下的黄蓉娇喘吁吁,骑在吕谦青壮的身子上,肥白的屁股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丰满的奶子也颤巍巍地随之晃动。黄蓉香汗淋漓,口干舌燥,她只觉身体的忍耐已到了极限,随时都可能支撑不住,要将那根已经扣开了她美穴口的大肉棍整个吞入体内,这久违的肿涨感让黄蓉舒服透了!!刹那间灼热的巨大肉棒前半段已经深深的没入了她充满爱液的蜜穴中了。双腿根部不由自主夹紧,以免这把整条巨物尽根插入。「竟与谦儿假戏真做……可是……真的好舒服……」黄蓉保持着这插进的深度,坚持着这不算真正的交媾只是龟头又不是插入到底。
  跟着图文阐述吕谦用手指不断的刷弄黄蓉的乳头,黄蓉的美腿已在发抖,便用手死死的支撑着,保持住肉棒的深入度,吕谦炙热的龟头已被滑腻紧窄的美穴口箍得酥麻,也渴望一插到底,但是仍然不敢乱动,只有让黄蓉自己控制,但迟早美穴都会属於自己的。
  翻至口交手淫篇章,女子运用口交手淫,而男子用手抚弄蜜穴,黄蓉跪趴在侧纤纤玉手轻轻扶住吕谦的阴茎,慢慢的套弄着,一边研究手淫口交图文阐述,跟随篇章记载按摩着吕谦的阴茎,图文阐述甚麽她便模仿并毫无保留的付诛行动,身心都完全投入与吕谦这次为国为民的师徒春宫演练,黄蓉的小嘴渴望的亲吻着吕谦的棒身,一时吸吮撸动着包皮,一时她用舌尖舔遍整条肉棒,把春宫图文发挥得淋漓尽至,一边含着吕谦的龟头轻柔地吮啜,一边用舌尖轻轻舔着龟头的肉冠;然後慢慢地将阴茎含入她那迷人的嘴中上下吞吐着,并用她的舌尖舔绕着肉冠的边缘,不时吸着阴茎. 吕谦牙关咬的咯蹦咯蹦直响,在黄蓉的吞吞吐吐中,他的阴茎变得更加紫红、强悍起来。
  这就是威仪万方的女侠啊,那个曾经在武林,令无数崇拜者心动的女神,她那张神圣不可亵渎的嘴,正在为自己的徒弟口交。吕谦配合着黄蓉的吞吐,上下左右前後摆动着屁股,尽情奸淫着这张嘴,体会着践踏名满江湖的女神,绝色人妻的快感。
  黄蓉被越来越淫糜的气氛感染,加上极乐丹的药力,神智也变得迷乱起来。
  她完全抛弃了男女有别与师徒礼,无耻地投入嘴与阳具的活塞运动中,甚麽贞节全抛诸脑後。吕谦把下体贴在黄蓉那秀美的脸上,享受她的口交。
  黄蓉还时不时用整个舌头裹住吕谦的阴茎撸动着包皮,一对玉手也不断的把玩着吕谦的睾丸,两排洁白的牙齿也没闲着,它们在轻轻挤压着阴茎上的动脉,用舌头舔那只黑色麻球,不久便把阴囊整个的含进了口中,吕谦哪里还憋得住,阴茎上酥麻的感觉一波接一波的扑过来。


  吕谦看准时机,伸手试探着,见黄蓉没有拒绝便轻轻抚摸着黄蓉软滑的屁股,慢慢地接近蜜穴及肛门,食指在蜜穴裂缝边缘游走忽然在黄蓉那淡红色的粘膜上轻轻碰了一下,不由得使她" 啊…… "地叫了一声,又见她下身蠕动了一下,吕谦以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薄薄的阴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高耸鲜嫩的阴蒂," 啊……" 黄蓉又叫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娇媚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像痛苦又像快乐般的神情,露出一幅荡妇春情难忍的模样。
  吕谦再用手指分开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中指轻轻地玩弄高耸鲜嫩的阴蒂刷了起来,黄蓉纤细的腰枝也由缓而急地扭动了起来,吕谦把手固定在半空中,黄蓉却挺起腰肢迎向手指,嘴里淫荡的的嗯哼,黄蓉两胯间的阴道口颤动着,一股透明的液体不由自主的从阴道内溢出,她全身痉挛地抖着。可怜的黄蓉忍受着下阴传来的阵阵骚痒,她咬着牙,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哼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像是在对着一个隐形的男人献媚一般。
  她那两片鲜红的阴唇象两片小嘴张开着,不断吐出亮晶晶的粘液,透明的液体从阴唇上垂了下来,成一条细线注入放在地上。手指刷的越快、越重,粘液也流的越多……吕谦用手指刷着阴蒂,手指每刷一下阴蒂,她就浑身不停的颤抖和像抽泣着一样" 哼哼" 两声。那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於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的肿胀着;
  阴道内还在不断的涌出丝丝淫水,里面浅红色的嫩肉一张一缩的动着嫩肉。
  吕谦把手指停留在蜜穴口揉弄,换用母指刷着阴蒂。
  吕谦看着黄蓉阴道里大量涌出的淫液,装无知的问黄蓉图文阐述手指需不需要插入阴道内,然後把手指头插进美穴,两片粉红的嫩肉像处女般紧紧地包主吕谦的手指,高耸的阴蒂被吕谦玩弄着,雪白的双乳不停在吕谦的手里跳动,乳红的乳头不断胀大。
  黄蓉心里更是激动,浑身不停抖动,子宫不停收缩排出淫液,下身开始摇动,想试着让吕谦的手指更深入自己的小美穴,炽热的淫液不断被吕谦的手指从小穴里挤出。吕谦见黄蓉如此淫态顿时淫性大发,不故黄蓉的死活用力插挖小美穴的深处。
  黄蓉媚眼微闭手紧握住吕谦的肉棒,全身僵硬,两乳胀得好象炸开似的,下身的小美穴向吕谦的手指挺去,肿胀突起的阴蒂被吕谦不时捏弄着,大阴唇则向大腿两则外翻开,上面贴满了黄蓉流出的淫液,两片鲜红的鲜嫩小阴唇紧紧裹着吕谦的插挖中的手指,黄蓉小穴里的淫液随着吕谦的手指插入四溅而出,顺着黄蓉雪白丰满的股部和吕谦的手指流出。
  黄蓉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呻吟和低低的喘息声,自己赤裸裸的身子也在快活地扭动着,黄蓉忍不住抬起雪白的大屁股相迎,吕谦就这样玩弄了黄蓉半个时辰,黄蓉呻吟着,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喊着,她已忘记了这是在什麽地方,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只想着现在快快满足自己。
  吕谦见黄蓉快达到高潮,忙把手指从黄蓉的阴道中抽了出来,让她几乎要失去理性。黄蓉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心中一直想喊出的是:" 不要停下来!不要在这个时候停!" 突然又感到阴道深处骚痒起来,随即从子宫泌流出一股热流,她慌乱又娇羞得轻哼一声。
  吕谦望着黄蓉那欲求不满的样子,他的目的是想把推至无法抑制淫慾,主动地要他真的插入交合。
  翻至女上男下到转体位的姿势,师徒配合地做出女上男下体位,黄蓉的溽湿美穴毫无掩护的摆放在吕谦面前,吕谦假装无知的问黄蓉是否跟从图文记载演试,黄蓉已无理驳回,吕谦已向黄蓉的美穴进发,以嘴亲吻肥美的两片阴唇肉,先是轻轻地吸吮着,然後再用舌尖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美穴的入口处,熟练地溽湿美穴的入口肉芽,再以舌尖寻找阴核以门牙轻咬後又深吸了一会,又将舌头整根植入黄蓉的嫩穴拚命地钻探。最後双手握紧黄蓉快速的振动,以舌尖吸着黄蓉肥美的嫩穴,并不时发出啜饮声享受那最甜美的蜜汁。黄蓉则把双腿张开,小美穴让吕谦品尝着,
  吕谦只见黄蓉皱嫩的阴唇和中央的黏膜蠕动了一下,先是一滴透明的淫汁从肉缝口流下来,接着热腾腾的淫汁一路流出来滴在地面上。吕谦德望着黄蓉那欲求不满的样子,心中一片得意。吕谦清楚的知道这极乐丹淫药的厉害,黄蓉刚刚没有获得任何高潮,那些淫药的药力现在在黄蓉的下体已是成倍的不断增加,欲火难耐。


  抱住黄蓉他不断更换姿势时快时慢的抽插,有时一手抚摸黄蓉阴蒂,一手将黄蓉乳头轻捏着,把肉棒缓缓插到最深,将龟头贴到子宫颈,停下来,淫笑中等看着黄蓉又羞涩又期待的神情,沉腰缓缓把龟头深深插入扣开了花心,黄蓉娇喘的""啊!!——嗯!" 叫嚷着,龟头入侵了最深入的地方,中指和食指将那肿胀到极限的阴蒂捉住,轻轻错捏着,黄蓉顿时如受电击。
  越轨淫亵的师徒交媾就这样延续,但每次被淫弄到极点,快达到高潮吕谦又缓了下来,抽插吕谦身体内忽然就象有一股骚闷在窜动,口干舌燥,心跳加快,而脑中越来越混糊,只觉得焦燥无比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身体一抖,黄蓉只觉体内的肉棒变得更加火烫粗大,如同有灵性般跳动起来。
  「不能射在里面……」黄蓉娇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吕谦便已射出了滚烫的阳精。
  「啊!!!……」黄蓉只觉阴户内一股股滚烫的阳精灌入,烫得她不由自主地淫叫出来,随即只听「噗哧!……」一声,粗壮的肉棒从湿淋淋的嫩穴中抽了出来。一大股热流如雨般的迸发,火热的精液瞬间就射出,比正常多好几赔,完全停不下来,一股股滚烫粘稠的阳精不断喷射在她白嫩娇艳玉体上,屁股上股沟,阴毛,阴唇到处都是,一片狼藉那是因吕谦贪心食了几枚极乐丹,全无内力他根本受不了。射精以後便昏死过去。
  黄蓉也清醒过来,气喘吁吁,刚刚没有获得任何高潮,性欲无数次被勾引到极点但又泄不出来,蜜穴深处骚痒难奈,但同时又感到後悔刚才被极乐丹之药力影响,做出了淫荡越轨的行为,情慾高涨时失去理智,把持不到真的与他交媾了。
  幸好吕谦受不了极乐丹昏死过去,否则现在清醒了,真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次日中午吕谦也醒过来,装作被极乐丹之药力影响,自己根本甚麽都记不起,黄蓉想到在药力影响下自己竟与谦儿淫乐了一整晚,干了许多连跟自己丈夫都从来没有做过的淫事,感觉就好像昨晚才是自己的初夜一样,吕谦记不起来让黄蓉也宽心下来,相信吕谦内力底,昨夜根本神智不清,现在真的甚麽也想不起了,昨晚那些越轨淫亵,龌龊之事永远只有自己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