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人妻狩猎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95

青山茂夫第一眼看到西泽悠子时,直觉的认为能把这个女人弄到手。

  青山是贩卖各种家庭用品的公司的业务员,也兼公司为推广编织机而开办的编织室的讲师。

  西泽悠子就是来编织教室接受讲习的主妇。

  来编织教室的女性有主妇、职业妇女、大学生、寡妇……有各种女性来这里。

  其中最多的就是主妇,二十岁到三十多岁的主妇占全体的八成。

  亲自教这些女性使用编织机和方法时,就能区别那些人是能弄到手的。

  女人分为绝对无法攻陷的,和以攻击的方法就能达到目的的两种女人。

  在这社会上就有拼命追求绝对不会陷落的女人,碰到钉子後就意志消沉的男人,而且相当多。

  这是因为过份执着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青山自从能区别不会陷落的女人和能弄到手的女人之後,就不会再在不会陷落女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所以,他能弄到手的女人的百分比是百分之一百。

  无论是否对自己喜欢的那一类型女人,只要一起睡觉,女人都是很可爱的。

  尤其主妇在会陷落的女人中,占九成以上,几乎可以任你选择。

  青山三十五岁,当然有妻子,也不想隐瞒这件事。

  於是每个月都会有两个新的女人列入他的名册上。

  西泽悠子说她二十九岁,又说结婚已五年,小孩送到育幼院後,有很多空闲时间,所以想学编织。

  身体稍瘦,胸部则丰满,腰以下也予人成熟的感觉。下半身予人清纯,但也有猥秽之感。

  青山在教悠子时,她喜欢把身体靠紧在青山的身上,也喜欢手和手接触,常常露出诱惑的眼神看青山。

  对男人完全是无法防备的状态。

  编织教室分为上、下午两班。

  忙碌的主妇们因下午要准备晚餐等,参加上午班的较多。

  悠子开始时是参加上午班,後来则改在下午班。

  下午班是四时结束,青山就回到需要三十分钟路程的公司,处理公事後回家。

  把编织教室的窗门关好,最後离开教室时,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在青山旁边停下。

  握方向盘的是悠子。

  “我送你吧。”

  悠子从车内打开助手席的车门。

  “太好了。”

  青山坐上车。

  “能得到像你这样美丽的女性送我,实在太感激了。”

  青山这样说时,汽车也开动了。

  “明知你是奉承,但我还是很高兴。”

  悠子的脸红了。

  “我不是奉承,早就想请你吃饭的。”

  “真令我感动,我随时奉陪。”

  “可是,你先生在家吧?”

  “星期六就可以了。”

  “这一天你先生会晚一点回家吗?”

  “不是的。是他整天待在家里的一天。”

  “什麽?”

  “所以我让丈夫看家,我就可以外出了。”

  “不会一起外出吗?”

  “有时会的。”

  “那麽,平常日不是比星期六更好吗?”

  “平时的话,掂记丈夫回家的时间,心情比较不安,还要只留下孩子在家。星期六的话,能把小孩推给丈夫照顾,就是晚一点回家也无所谓。”

  悠子说完,看着青山,露出皓齿。

  星期六上午青山还有工作,所以决定星期六下午三点在新宿车站东口的咖啡馆会面。

  悠子穿着家常服来到咖啡馆。

  青山觉得比浓艳抹好多了。

  悠子表示开车来的。

  “那麽,晚饭前去兜风。我来开车吧。”

  喝完咖啡,青山和悠子来到停车场,坐上红色轿车。

  开出停车场,上首都高速公路後,往八王子方向驶去。

  悠子没有问去那里。

  一面开车,一面握悠子的手。悠子还用力反握,而且发出吃吃的笑声。

  望是很大的。

  青山在八王子交流道驶离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有许多宾馆。

  “在吃饭之前,做轻松的运动吧。”

  青山说完,立刻把车开进宾馆的停车场。

  “你说要运动,我还以为去打保龄球,没想到开进这种地方,真是的。”

  悠子瞪一下青山。

  不是拒绝的眼神。

  不仅如此,悠子的眼睛湿润。

  青山裤子里的肉棒已经坚硬。

  青山把悠子的手拉到裤子上抚摸肉棒。

  “啊……已经这样了……”

  悠子用手确认硬度和形状後,叹一口气说∶“我最喜欢这样坚硬又雄伟的。”

  用痴痴的眼神看青山,用手摸拉链。

  悠子好像要拉下拉链,从裤子里掏出肉棒的样子。

  青山下车,悠子也跟着下车。

  在门口的彩色照片板选择房间,按下按钮,门钥匙掉在下面的接盘上。

  拿钥匙去房间。

  进去时,门口有一套沙发。在里面高一层的位置有圆形的床 .在左边有彷岩石的浴室。

  青山锁门後,把悠子推倒在床上接吻。

  悠子回应的同时,拉下青山的裤子拉链,掏出肉棒。

  青山也掀起悠子的裙子,手伸入三角裤里。

  悠子的大腿根已经溢出来蜜汁。

  青山决定事後再洗澡。

  脱去西装、衬衫、裤子,全身赤裸。

  悠子也脱光自己的衣服。

  “我想去淋浴。”

  “在第二回合前,再去吧。”

  “真的吗?能有两次吗?”

  悠子高兴的说着,眼里露出兴奋的光泽,扑到青山的身上。

  “要戴保险套。”

  青出伸手拿放在枕边的保险套。

  “不用了,今天是安全日。”

  悠子用力摇头。

  悠子的裸体确实很好看。

  半球形的大乳房,以及宽大的骨盘表现出女人的生命力。

  草丛是底边较长的倒三角形,好像成熟的高丽菜向上隆起。

  从草丛的周遭散发出强烈的女人气味。

  溢出的蜜汁蒸发後,会留下气味在温润的部份。

  所以,反覆的湿润和乾燥後,气氛是越来越浓。

  青山吻乳房,用嘴夹乳头。

  不愧是主妇的乳头,非常的大。

  一面周嘴吸吮乳头,一面手指滑入花芯,直达底部。

  从湿润润的花瓣中,找到又肥又大的肉芽。

  对乳头的反应迟钝,但摸到肉芽时,悠子扭动身体,发出哼声。

  用食指和中指捏弄肉芽时,悠子开始扭动屁股。

  悠子一直握住青山的坚硬肉棒。

  悠子突然压在青山的身上,身体向下挪动。

  在胸、腹部舔过之後,把肉棒含在嘴里。

  温湿的感觉包围龟头。

  强烈的快感使青山发出哼声。

  “我喜欢这样又硬又大的。”

  悠子的嘴离开龟头,吹口琴似的从侧面吻肉棒。

  “啊!我忍不住了。”

  悠子在肉捧上玩不到几分钟就骑到青山的身上。

  悠子用玉手把肉棒对正自己的花芯,身体落下来。

  “好……”

  悠子大叫一声∶“……硬的……”

  悠子像在唱歌。

  青山以理智的眼神看悠子。

  喜欢硬的悠子拼命的旋转屁股,使结合部发出噗吱噗吱的淫靡声,显出她有强大的生命力。????青山和悠子约好在二星期後的星期六下午三点,在新宿的咖啡厅见面後,各自回家。

  “本来下星期还想见面,但我的月经期到了。”

  悠子的口吻很遗憾的样子。

  第一回合结束後,淋浴休息。完成第二回合时已经接近六点了。

  悠子好像想进行第三回合,反而是青山惦记在家里带孩子的悠子的丈夫。

  “还是吃完饭後快点回去吧。”

  催促悠子离开旅馆。

  在汽车餐厅吃过简单的饭後,回到新宿,分手。

  下一周悠子来到编织教室,对着青山露出有含意的笑容,小声说∶“真受不了,丈夫说我身上有男人的味道。一直弄到星期日的中午,弄得我头都抬不起来。”

  附近有也是主妇的小松久里子,青山怕她听到,心里很紧张。

  “你还没有说出来吧。”

  青山不放心的小声问。

  “我当然不会说。从头到尾都不承认,只要女人坚决的否认,男人是无法识破女人的外遇的。男人若有外遇,因为精液的数量大减,或硬度不够,会立刻被识破的。”

  悠子露出俏皮的笑容继续说∶“我又不是认真的,只是和你单纯的外遇,无意破坏家庭,丈夫的担心是多馀的。可是他嫉妒的很,男人真是奇怪。”

  青山也是因为这样才肯和悠子幽会,如果悠子当真,青山也许会落跑。

  二星期後的星期六,青山来到约定的咖啡馆。

  在咖啡馆等的不只是悠子一人,小松久里子也在一起。

  青山吓了一跳,久里子却露出笑容。

  “今天我和久里子一起来。上次和你在编织教室的谈话,被她偷听到了,所以要求加入。如果拒绝的话,她就要向我们的另一半告密。这样可爱的人还会恐吓,所以我决定让她加入了。”

  悠子做出困惑的表情,但眼睛是笑的。

  “我可没有偷听,是你们故意让我听到的。我并不想听,但还是听到了。”

  久里子提出抗议。

  “可是你恐吓我了。”

  “可是,只有你们两人享受,我是不会原谅的。”

  “但你还是新婚吧。”

  “我比你的年纪小,但并不一定新婚。我结婚三年了,最近和丈夫的夜生活陷入低潮,偶尔得找男人刺激一下才行呀。”

  久里子挺出胸部。

  她的胸部至少比悠子大一圈。

  腰以下好像尚未完全成熟。

  青山对久里子的肉体感到兴趣。

  “那要怎麽办呢?今天和悠子,下周和久里子,可以吗?”

  青山看两个女人。

  “不可以,要三个人一起找快乐。”

  两个女人互望一眼,用力点头。

  “三个人?”

  青山惊讶的瞪大眼睛。同时也觉得和二个女人一起玩也不错。

  问题在於场所。

  在宾馆的门口一定贴着限二名的字条。

  “场所没有问题。久里子的先生出差去了,所以决定去她的公寓。”

  悠子的声音开朗。

  “只要有场所就不成问题。”

  青山也兴致勃勃的说∶“可是三个人一起,你们必须有先後,决定顺序了吗?”

  “那种事还没有决定。谁先都无所谓,次数却要公平,绝不能一个人两次,另一个人三次。”

  “怎麽可能各三次,那样我就得拼命六次了。”

  青山想打退堂鼓。

  “那麽,各两次吧。”

  “合计要四次,我实在没信心。”

  “各一次是绝对不行的。”

  久里子摇头说。

  心里想,又是一位性欲强烈的主妇。

  经过?拳,决定先攻者是久里子。

  悠子和久里子脱光衣服,躺在床上。

  在青山脱衣服时,悠子抚摸久里子的乳房。

  脱光衣服後,久里子的乳房和悠子的差不多。

  这是因为腰以下不如悠子的成熟,穿上衣服时,胸部显得特别隆起。

  青山脱光衣服後,久里子的乳房就交给悠子,他本人则专心於久里子的下体。

  久里子的阴毛是上端比下端稍宽的长方形。

  青山吻久里子的大腿。

  嘴向大腿根内侧移动的同时,将双腿分开。

  双腿分开後,从女人的肉缝出现鸡冠状的东西。

  鸡冠状之物是左右对称,上端看到肉芽。

  鸡冠向左右分开时,露出粉红色的湿润肉洞。

  肉缝的长度是悠子比久里子大一公分左右。

  三个人轮番去浴室淋浴。

  因此,悠子的女人气味没有上一次那麽强烈。

  从久里子的花芯散发出来的气味也不是很浓。

  两个女人的气味多少有差异。

  这样淫靡的气味,使青山的後脑产生甜美的麻痹感。

  用舌头舔蜜汁,涂在肉芽上。

  “啊……”

  久里子的身体跳动一下。

  悠子离开久里子的胸部。

  “乳房还是不好玩。”

  说完,用仰卧的姿势钻入青山的下腹部,把坚硬的肉棒含在嘴里。

  “现在……悠子在做什麽呢?”

  久里子一面扭动屁股,一面问。

  “她把我的东西含在嘴里享受。”

  “不行!现在是属於我的。”

  久里子抬起身体,让青山仰卧,推开悠子,把青山的肉棒吞入嘴里。

  “那麽,我要用他的舌头了。”

  悠子骑在青山的脸上,屁股落下。

  女人的气味包围青山,肉缝压在嘴上。

  青山用舌头拨弄悠子的肉缝。

  “啊……”

  悠子扭动身体,把自己的阴核压在男人的嘴唇上。

  青山知道自己的肉棒勃起到最大限。温温的感觉包围肉棒,是久里子从上面结合。

  “啊……久里子……我最怕那里的……”

  悠子在青山的脸上扭动身体。

  “不能舔我的後背……”

  可能是久里子和青山结合後,用舌头舔悠子的後背。

  “你转过来。”

  久里子对悠子说。

  悠子在青山的脸上改变身体方向。

  “让我摸你的乳房。”

  “我也要摸你的。”

  两个女人在青山的身上开始做同性恋的游戏。

  久里子的花芯勒紧肉棒。

  悠子的花芯紧紧的压在青山的脸上。

  悠子的肉缝夹住青山的鼻子。

  “久里子,我们换班吧。”

  悠子对久里子哀求。

  “只能一下子。”

  久里子离开,两个女人更换位置。

  这一次是比刚才稍松弛的力量包围肉棒。

  因为悠子的肉缝较长,相对的也就比较宽松。

  “我快要泄了……”

  悠子的头向後仰。

  “你好自私。”

  久里子提出抗议。

  悠子的花芯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她是向高潮奔去。

  悠子达到高潮後,扑倒在青山的身边。

  “啊……”

  久里子的头也向後仰起。

  青山抓住久里子的手,以免她的身体向後倒。

  肉洞开始有节奏的收缩。

  久里子也达到性高潮。

  青山从下面向上冲刺,他的能量开始爆炸。

  还是久里子先恢复元气。

  恢复後,久里子巧妙的使用嘴唇和舌头让青山的肉棒重振雄风。

  “这一次你从上面来吧。”

  说完,分开双腿,准备迎接青山。

  “这样太不公平。”

  悠子摇动久里子和青山结合的身体。

  可是悠子的动作如酒醉般毫无力量。

  “你还没有恢复精神呀。”

  久里子一面扭动屁股,一面说。

  “用後背的姿势的话,没有恢复也可以的。”

  悠子伸手到结合的部位,想拔出青山的肉棒。

  “好啦……”

  青山离开久里子,让悠子趴下,从後面插进去。

  “好哇……”

  悠子扭动身体,手抱住肚子。

  青山向最深处刺入。

  “噢……”

  悠子的上半身支撑不住,完全靠双膝支撑下半身。

  从後背看着丰满的屁股性交,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感。

  “好棒……”

  久里子瞪大眼睛看青山的肉棒在花芯里进出的情景。

  青山的肉棒沾上蜜汁,发出闪亮的光泽。

  “啊……好……”

  悠子的後背向上翻起,全身痉挛。

  “要……泄……了……”

  悠子一字一宇的喊出来。

  痉挛消失後,双腿无力支撑身体,悠子扑倒。

  “来吧……”

  久里子也采取同样的姿势。

  青山从悠子的身体拔出肉棒,插入久里子的肉洞内。

  “啊……进得太深了!”

  久理子也同样的扭动身体,手抱住肚子。

  青山抱住久里子的腰骨,朝自己的方向用力拉,肉棒向前挺进。

  “啊……要弄坏了……”

  久里子大叫。

  “要不要停止?”

  青山停下抽插运动问。

  “不要停!”

  久里子的屁股向青山的身上压过来。

  青山再度开始抽插。

  “啊……弄坏了……”

  久里子又大叫。

  这一次青山不理会了,开始加速。

  青山感到自己快要爆炸了。

  久里子的身体痉挛。

  感觉出久里子的大腿颤抖。

  青山告知要射精。

  久里子点点头。

  青山把阴茎深深插入到底,然後让能量爆发。

  久里子无力支撑身体,趴在床上。

  青山也感到疲倦,躺在久里子和悠子之间。

  悠子的脸贴在青山的胸膛,笑说∶“你在久里子里面射了两次。”

  青山点头。

  “我还可以享受两次。”

  悠子伸出舌头舔嘴唇。

  “你们各泄了两次,不是很公平了吗?”

  青山做深呼吸,不想再干下去了,美味吃太多也会痛苦的。

  “可是你一次也没有射在我的里面,太不公平了,不会让你走的。”

  悠子慢慢的揉搓萎缩的肉棒。

  “你是男子汉,就要遵守诺言,快让这个东西大起来吧。”

  “我没有信心……”

  青山无力回答。

  “我给你含在嘴里吧。我给丈夫这样做,每一次都会硬起来的。”

  悠子向下移动身体,脸靠在阴茎的附属品。

  冈本洋子是编织教室的最新学生。

  她是男人喜欢的类型,长得很美。年约二十七、八岁。

  身材娇小,散发出小魔女般的气息。青山很详尽的指导洋子。

  一面教,一面刺探有无攻陷的可能性。

  洋子属於青山想和她睡觉的女人。

  教使用方法时,青山假装不小心碰到洋子的手,洋子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

  向她开玩笑时,洋子以娇柔的声音说讨厌,用手推青山的身体。

  由这样的动作,青山认为攻陷洋子是有可能性的。

  洋子属於上午班的。

  不会碰到和青山有关系的悠子或久里子。

  这样对追求洋子就方便多了。

  洋子的进步神速,不久就开始编织男人的毛衣。

  “是你先生的吗?”

  青山问。

  “是呀,因为没有其他人可送……”

  洋子做出身体靠近青山的动作,娇柔的说。

  “现在这个时代,还有你这样的太太,真了不起。你很爱先生吧,啊!我真羡慕你先生。”

  青山夸大的握紧双手,仰天长叹。

  “你不能这样独断,怎麽可以说我那麽爱他。”

  “你不是完全属於你丈夫一个人的吗?”

  “那是因为我没有机会。”

  “即然如此,和我的会如何?在你最方便的时间,除每周星期四在这里外,我是到处推销编织机的,所以白天见面也不成问题。”

  青山紧追不舍。

  “那麽,後天上午九点比较好。”

  洋子做出不得已的表情说。

  “是上午九点吗?”

  青山感到意外,晚上九点约会是有经验,早上九点还是第一次。

  “因为把小孩送到小学,然後做完家事要到八点四十分左右才能出来。孩子十二点四十分回到家,在那之前,我必须回去,所以只有三个小时。”

  “好吧,就上午九点,在教室的前面会合吧。”

  其实没有规定男女约会一定要在晚上。

  吸取早晨的新鲜空气,再和少妇约会不是也很好吗?

  但早晨九点就无法喝酒增加气氛。

  青山看着洋子离去的背影,绞尽脑汁仍想不出良策。

  青山的公司是九点钟开始上班。

  和洋子的约会是上午九点,若先去上班,可能赶不上时间。

  前一天,青山向公司的上司说明编织教室的学生想买编织机,约好在上午见面,就用公司的客货两用车装上编织机的样品。

  汽车的两侧用很大的字写着公司的名称。

  虽不适合约会用,但用来掩饰上班中的约会倒也很适合。

  第二天,青山在八点五十分把车停在编织教室的前面。还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准备走一步算一步。

  九点正,洋子来了。穿白底红点的上衣,和白色的迷你裙。

  “怕被丈夫发现,心里怦怦跳,从早晨做了不少失误的事。”

  洋子坐进助手席时,手抚胸口说。

  青山立刻开车,在这种地方有被编织教室的学生看到的可能。

  想要有夫之妇采取大胆的行动,就必须要彻底的保密,绝对不能落人口实。

  “心跳得很厉害吗?”

  青山一面开车,一面把手放在洋子的胸上。

  “啊……”

  洋子扭动身体,但没有推开青山的手的意思。

  洋子没有戴乳罩,乳房的大小很适合爱抚。

  青山的手指找到乳头,从衣服上轻轻捏弄。

  乳头变硬、突出,顶起上衣。

  “你真是手快。”

  洋子的手放在青山的手上,叹一口气。

  “你要看前面,好好的驾驶,要特别小心。”

  洋子如哄小孩般。

  “是,妈妈……”

  青山双手握方向盘。

  “我想在十二点多钟回到家。”

  洋子的手放在青山的大腿上。

  青山的肉棒在裤子里膨胀。

  洋子的手在青山的大腿上移动,慢慢接近肉棒,从裤子上握住肉棒。

  “哟!已经大起来了。”

  洋子手捏二、三下,像在试探硬度。

  青山想,这样子可以直接开进宾馆了。

  从编织教室向公司的方向行驶二十分钟,有外观很美的宾馆,青山决定去那里。

  有公司名称的汽车进入宾馆,反而能成为最佳的伪装。

  即使是有人看到,也不会认为会开有公司名称的车翘班去玩女人吧。

  一定会善意的解释因工作来宾馆。

  “中午过後会让你回去的。在那之前,就在这里休息吧。”

  青山来宾馆前面,把车开到宾馆的停车场。

  “这……”

  洋子多少有点紧张的瞪视青山。

  “快一点进房间吧。”

  青山下车。

  洋子坐在助手席,没有打开车门。

  青山从车前绕过去,打开车门。

  “慢吞吞的,会被人看到的。”

  听到有人看到这句话,洋子突然抬起头,急忙下车。

  从大门进去,看房间构造的彩色图,按所要的号码。

  尽管如此,洋子还是躲在青山的背後。

  青山拿到钥匙後,走进楼梯。

  房间在三楼。

  “没想到会带我到这种地方来,不给我时间拒绝,真是坏人。”

  关上电梯的门,洋子就依靠在青山身上。

  走出电梯,青山搂洋子的肩,走进房间。

  从里面下锁後,把洋子拥在怀内。

  洋子的舌头和青山缠绕,同时用手抚摸青山的裤子。

  青山一面吻,一面让裤子落在脚下。

  洋子从青山的内裤掏出勃起的肉棒。

  “我最喜欢这麽硬的。”

  身体随之颤抖。

  到此时,青山才开始观察房内的情形。

  右手边是宽大的浴室,前面是一组沙发和冰箱,最里面有双人床。

  浴室是玻璃隔间,地上有胶垫,在这里可以做泰国浴的泡沫舞。

  青山心想-等一等玩泡沫舞吧。

  向洋子提议。

  “我听先生说过泡沫舞,但不知实际的肉容。”

  “我会教你的。”

  青山脱光衣服後,进入浴室,在浴缸里放水。

  放水後,转身向洋子招手。

  洋子一直用陶醉的眼神看青山勃起的肉棒,直到受催促才开始脱衣服。

  洋子的肉体新鲜得令人不相信她生过小孩。

  圆圆隆起的乳房向前突出,乳晕和乳头都接近粉红色。茂密的阴毛形成倒三角形,肌肤细腻洁白。

  “这样的肉体一个男人独占实在太可惜了。”

  青山在洋子的身上浇热水,然後把香皂涂抹在上面,自己也在胸、肚子上涂抹後,仰卧在胶垫上。

  “你把胸部压在我的胸上吧。”

  青山指导洋子。

  洋子照青山的话把胸部压下去,身体要滑下去,不由得发出惊叫声。

  “哎呀……我要滑下去了……哎呀……”

  洋子不停的叫,在青山的身上爬来爬去。

  “这就是泡沫舞了。”

  青山帮助洋子,使身体不要滑落下去,同时用龟头在女人的肉缝上摩擦。

  从洋子的肉缝流出蜜汁。

  “这样滑,好累哦。”

  洋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把那个地方固定了,活动起来就容易吧……”

  洋子抓住肉棒。

  “好吧。”

  还不等青山回答,洋子已经把肉棒吞进体肉。

  火热的花芯包围青山的肉棒,包夹的力量很强,但内部相当光滑。

  “这样固定後可轻松多了。”

  洋子说着,把身体压下来。

  这只是把涂上泡沫的身体合在一起,完全没有做前戏的结合。

  在花芯没有用手指或舌头爱抚。

  有夫之妇就能这样省去前戏,也能结合,可是单身女人就必须经过前戏等手续。

  经过几年夫妻生活,即使省去一些程序也能得到满足,因为已经知道性交的要领了。

  洋子为避免弄湿头发已经戴上宾馆的塑胶帽。

  这样使洋子看起来更年轻。

  洋子开始慢慢活动。

  “好……”

  洋子的呼吸急促。

  “我可能要迷上泡沫舞了。”

  洋子不停的扭动屁股,青山露出苦笑。

  肉棒插入花芯里就不算是泡沫舞了。

  洋子说可能会迷上,她迷上的不是泡沫舞,应该是外遇。

  青山想到这儿,问道∶“你先生是不是每晚都和你做爱了?”

  青山一面问,一面从洋子的下面配合洋子的动作向上挺。

  “他的耐性不够,我说还差一点,要他等一等,但没有用,很快就射出来了。所以我还不知道什麽是性高潮。”

  洋子的声音微微颠抖。

  然後洋子默默的扭动身体,不久後发出有如女高音的声音。

  “你……”

  “什麽事?”

  “还能等一等我吗?”

  像从喉咙挤出来的声音。

  青山知道她快接近性高潮,他的丈夫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忍不住了。

  “我会等你的。”

  青山点头,因为还没有达到紧张的状态。

  “真的吗?”

  洋子露出欲哭的表情看青山。

  “真的,我会等你。”

  “啊……”

  洋子开始用力扭动屁股。

  “啊……好奇怪……我这里是什麽感觉……”

  洋子抱紧青山,双腿并拢伸直。

  这样的姿势,青山的耻骨就会强烈的压迫到阴核。

  “唔……”

  洋子的身体在青山的身体上颤抖。

  青山知道洋子已经达到性高潮。

  “你还没有射出来吗?”

  洋子的脸贴在青山的胸上,呼吸急促,花芯收缩,夹住肉棒。

  “还没有。”

  青山抚摸洋子的阴核。

  “真的会有人这样等我。”

  洋子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看青山。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没有耐性的。”

  “从各方面说都太好了。”

  “什麽是各方面呢?”

  “第一是我这样能当到女人真正的喜悦,第二是我今天正好是危险日,不顾一切的结合了。可是射在里面一定会怀孕的,你没有射出来就能避免怀孕了。”

  洋子说完,深叹一口气。

  “因为你很快吞进去,我还以为是安全日。”

  “因为太舒服了,想到如果怀孕了到时候再说,真是差一点要出大问题了。”

  “实在太危险了。”

  如果真的怀孕。事情可麻烦了。

  “我没有想到女人的高潮是那麽的好。”

  “你满意的话,随时可以给你这样的快感。”

  青山抚摸洋子的屁股。

  “你让我尝到做女人的欣喜,我要回谢才行。”

  洋子轻咬青山的乳头。

  “你可以随便玩弄我的身体,什麽姿势都可以。你一定要射出来吧。”

  洋子用羞怯的口吻说。

  青山的手指从屁股滑落到肛门。

  刹那间,花芯把青山的肉棒夹紧。

  “我是不喜欢戴保险套的人。”

  青山抚摸肛门,享受花芯夹紧的感触。

  “可是那样我会怀孕的。”

  “不戴保险套,射在你的身体里,也有不会怀孕的方法。”

  “怎麽可能……”

  “在肛门就可以了。”

  青山用手指用力压迫肛门。

  “要插进那里吗?”

  洋子的眼睛瞪圆了。

  青山点头。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

  “我也没有,可是在外国的A片上看过。”

  “真的插进去吗?”

  “当然,男女双方都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那个女人达到高潮了吗?”

  从洋子的眼睛冒出光泽。

  “看那个表情好像是达到高潮了。”

  “我已经说过你可以随便玩弄我的身体。好吧,试试看。可是我怎麽做呢?”

  露出不安的表情看青山。

  “你仰卧吧。”

  青山对洋子说。

  青山没有肛交的经验,但也有差不多的经验。

  那一次青山要对方的女性采取後背姿势,因为认定肛交就是用这种姿势的。

  可是一旦要插入时,那个女人因怕痛,向前逃避,以致未达到目的,而且还趴在床上。

  女人趴在床上之後,有丰满的屁股就更无法插入。

  经过三十分钟奋战的结果,青山还是放弃了。

  因为有这样的经验,青山就想到采用正常姿势後,让对方高高举起双腿。

  这样的姿势肛门会向上,即使痛,也无法移动身体。

  青山拔出肉棒,洋子仰卧。

  洋子的肛门早已沾上蜜汁,变湿淋淋的。

  青山把洋子的腿高高抬起,大腿快要碰到乳房。

  龟头对正肛门。

  “我怕痛,你可不要粗暴。”

  洋子再三叮咛。

  青山点头後,把体重放在肉棒上。

  好像突破某种东西的感觉。

  “痛啊……”

  洋子想放下双腿,推开青山。

  可是洋子在此之前,青山迅速前进。

  “痛啊!不要呀……”

  洋子仰起下巴大叫。

  青山依然前进,使肉棒完全进入肛门内。

  肛门洞口的夹力有花芯的数倍,但洋子不再叫痛了。

  “看吧,能插进去了吧。”

  青山观察洋子的表情。

  “可是这样怎麽能达到性高潮。”

  洋子怨尤的看着青山。

  “因为这是你刚刚破瓜,是无可奈何的事。”

  青山开始抽插。

  “好像疼痛的感觉不同了。”

  洋子主动把双腿抬高一点,哀求似的说∶“尽量快一点吧。”

  青山加快动作,向无底洞的肛门喷出男人的精液。

  为及早解除洋子的痛苦,射完後立刻拔出肉棒。

  青山的肉棒退出後,肛门立刻封闭,好像什麽事也没有发生。

  “没想到在一天之内就经验这麽多的事情。”

  洋子无力的躺在胶垫上,自言自语的说。

  淋浴後,一起在床上休息一阵,然後套上保险套,以正常姿势结合。

  洋子达到第二次性高潮。

  这一次好像比女人在上的姿势达到的性高潮更强烈。

  “我快要迷上了……”

  洋子达到高潮後,手脚缠绕在青山的身上喃喃自语的说。

  青山抱紧还有性高潮馀韵的肉体,第二次射精。

  “快到中午了,我该送你回去了。”

  青山摇动昏迷状的洋子。

  “不行啊,双腿都无力……”

  洋子把棉被抱在怀里,伸出大腿。

  丰满的大腿上有年轻女人看不到的性感。

  “把我的双腿切断好不好?”

  洋子趴在床上,踢双脚。

  青山一个人进入浴室洗澡。

  不能身上带着女人的味道回到公司。

  青山开始穿衣服,洋子仍旧赖在床上。

  “再休息一下吧。”

  青山穿衬衫、打领带,然後坐在洋子的身边,温柔的抚摸阴毛。

  洋子闭上眼睛,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青山分开洋手的双腿,在阴毛下露出肉缝。

  肉缝有点红肿,像在证实刚才性交的事实。

  阴唇的颜色还没有暗澹。

  青山用手指抚摸肉缝的内侧。

  蜜汁创造滑润的状态。

  青山用手指捞起蜜汁,就在肛门上经轻抚摸。

  “不行啊!”

  洋子突然大叫後跳起来。

  “那里是不行的。”

  从床上跳下来,跑进厕所。

  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掺杂着从窄小的地方挤出空气的声音。

  洋子走出厕所,进入浴室。

  在大腿根的前後仔细清洗。

  洋子穿着的时间很短,对照镜子的时间也很短。

  青山知道这是年轻的特权。

  女人每增一岁,在镜前的时间就会增加。

  “下周一也是星期六,可以吧?”

  洋子穿着完毕时,青山吻着她说。

  “要等我到星期六吗?”

  洋子从裤子上握住缩小的阴茎。

  “我还想早一点见面,不然会忘了难得体验到女人的欣喜。”

  洋子用撒娇的口吻说。

  “那麽在星期三吧。”

  “後天的星期一比较好。”

  “还是从上午九点到中午吗?”

  “不,这一次是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

  “那样孩子不是从学校回来了吗?”

  “星期一有营养午餐,我可以让孩子带钥匙,早一点回来也没有关系。”

  洋子和青山接吻。

  “在星期一以前,要把这个东西尽量弄硬一点。”

  洋子把耻骨顶在青山的阴茎上说。“不能和太太睡觉,浪费子弹。”

  “知道了。”

  青山拿起电话告诉柜台要走了。

  “请带着钥匙,开车到出口。”

  柜台回答。

  坐车到停车场的出口处,向窗口付费。

  开出停车场後,青山用力踩下油门。

  “啊……好痛。”

  洋子自言自语的说。

  “第一次外遇,心会痛的。”

  青山安慰的说。

  “不是的,是屁股痛。都是你,把那麽大的东西插进去,不要让车振动,开慢一点吧。”

  洋子用手压在肛门,瞪一眼青山。

  七条贵美在编织教室的少妇学生中,属於最有气质的,年约三十一、二岁。

  青山茂夫对七条贵美十分关心,就像已经发生关系的女人,收集有关贵美的情报。

  乍看之下,贵美好像是无法攻陷的女人,但这样也增加青山的斗志。

  “那个人根本不会性交吧。那麽有气质的人会脱下三角裤和男人拥抱,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冈本洋子在宾馆的床上一面含着青山的肉棒,一面说。

  “你看起来也不像会把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肉棒含在嘴里的女人。”

  青山小声说。

  “都是你,让我变成这样堕落的女人。”

  洋子用牙咬青山的肉棒,使得青山发出惨叫声。

  “她丈夫是贵族的家庭出身,太太的娘家是和皇室有远亲关系,他们两个大概都不懂性交吧,难怪没有生孩子。”

  也是在宾馆,骑在青山身上的西泽悠子说。

  “不会吧……即使是贵族也应该有欲望的。”

  “是吗?先生想脱太太的三角裤时,会不会说请不要做这麽下流的事,打他的手。大概是两个人睡在床上,等送子娘娘来临吧。”

  悠子一面说,一面从肉洞里流出大量的蜜汁。

  “再怎麽说,她也不会骑在男人的身上练习骑马吧?”

  青山从下面向悠子开玩笑。

  “你好坏。”

  悠子把脸贴在青山的胸上,轻轻咬一口。

  “那样的女人尝到了外遇的滋味,绝对不会放走男人。如果想动她的念头就准备下地狱吧。”

  这样暗中牵制青山的是小松久里子。

  青山是想玩女人,但不想下地狱,玩就要在天堂,绝不想靠近地狱。

  可是得到的消息越多,青山对贵美越是点燃斗志。青山决心追贵美。

  要想得到女人,只有下决心试试看。怕被拒绝就不敢采取行动,永远不会有结果。

  贵美最初是参加上午班,後来因为低血压,早晨早起得很辛苦,於是改为下午班。

  而且来得很晚,当其他的人想回去做晚饭,心情不稳时,正是她开始热心学习的时候。

  青山利用教室只剩下贵美的机会,邀请她共进晚餐。

  贵美停下操作编织机的动作,凝视青山的脸。

  就在青山想,可能会受到责难时,贵美小声说∶“後天,我丈夫去大阪出差,不会回来。”

  说完,红着脸低下头。

  这是说丈夫不回来的那天是答应的日子吗?

  “那麽,後天晚上七点钟在新宿车站大厦八楼的咖啡厅见面如何?”

  青山小声说出咖啡厅的店名。

  贵美以颤抖的声音重覆店名,然後轻轻点头。

  青山比约定的时间早十五分钟进入咖啡厅。

  贵美比青山晚五分钟到达。

  “我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单独见面这是第一次。”

  贵美的表情紧张。

  下眼皮偶尔会痉挛,显示出紧张的程度。

  青山带贵美去京都料理的餐厅。

  因为青山问她喜欢吃什麽时,贵美回答京都料理。

  贵美对喜欢的京都几乎没有动过筷子。

  女人在性兴奋时,即使是空腹也不会有食欲。

  青山看到无食欲的贵美,认为是到了说服的时候。

  这一天贵美穿特别强调曲线的洋装,因此胸部显得意外丰满。

  青山想,是不是想诱惑男人才穿这种服装。

  “离开这里後,去旅馆好不好?”

  青山以很低的声音说出旅馆的名称。

  贵美拿筷子的手颤抖一下,低下头没有回答。

  青山当做她同意的解释。

  如果真要拒绝,应该会说出来的。

  青山离开座位,利用餐听电话,预约旅馆的房间。

  青山付帐後,走出餐厅。

  贵美本来就很少说话,从青山约她去旅馆後,一句话也没有说。不是生气,而是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青山搂着贵美的肩走到旅馆。

  贵美的身体硬如混凝上,全身颤抖。

  青山只是幻想把高雅的少妇剥光衣服的光景,裤子里的东西就猛然勃起。

  进入旅馆後,先到酒吧为贵美要一杯甜酒,然後一个人去柜台办手续,拿房间的钥匙回到酒吧。

  贵美面对酒杯好像在深思。

  青山替自己叫来一杯白兰地。

  “为美好的夜晚乾杯吧。”

  贵美举杯,和青山的酒杯轻碰一下,然後一饮而尽,看到她拿酒杯的手在颤抖。

  可是贵美的表情比先前开朗,可能因为进入旅馆反而使她的心定下来。

  “我们去房间吧。”

  贵美轻轻点头,好像告诉自己要同意。

  走出电梯後,青山搂贵美的腰,向房间走去。

  走路时,贵美的柳腰和丰满的屁股,扭动得非常性感。

  青山打开房门,先让贵美进入。

  锁上房门後开灯,立刻把贵美搂在怀里接吻。

  意外的,贵美也大胆的伸出舌头回应。

  青山把勃起的肉棒顶在贵美的下腹部。

  贵美用身体推回来。

  青山一面吻,一面把贵美的洋装拉链拉下去。

  贵美没有反抗,任由青山脱下洋装。

  洋装下是黑色的衬衣裙,下面是黑色乳罩。

  青山把贵美的内衣脱去,将身上只剩三角裤的贵美带到双人床,使她仰卧。

  青山在贵美的面前脱光衣服。

  脱下内裤时,肉棒如弹簧般的跳出来。

  贵美的眼睛盯着勃起的阴茎。

  “你要洗澡吗?”

  青山问。

  贵美摇头说∶“我出来前洗过了。”

  “那麽,我去洗了。”

  青山洗完出来时,贵美已经躺在床上,用毛毯盖在身上,只露出脸部。

  青山上床躺在贵美的旁边,一面吻,一面掀开毛毯。

  贵美的胸部出现了,是高高的隆起,形状美好的乳房。

  可能是没有生育过的关系,形状完美无缺。

  没有喂过奶的乳头小而尖,呈现粉红色,简直像昨天才形成女人般的新鲜肉体。

  青山发出感叹的哼声。

  嘴靠近乳头,轻轻夹在嘴里。

  “啊……啊……”

  贵美扭动身体。

  贵美穿的三角裤是纷红色的,前面微微隆起。

  青山在乳头戏弄一阵後,向下挪动身体,脸贴在三角裤隆起的部位。在阴毛的感触下方有坚硬的耻骨。

  成熟女人的体臭温柔的包围青山。

  青山开始慢慢脱去贵美的三角裤。

  贵美抬起屁股协助。

  从三角裤下出现阴毛,青山本来猜想是稀疏的黑色草丛。

  出现的草丛地带好像在夸耀生命般是又黑又茂密,形状是倒三角形,面积很大,几乎要从三角裤溢出。

  大腿也显得丰满性感。

  “上半身是高雅的贵妇人,下半身是好色的荡妇。”

  青山自言自语的说。

  “不要……”

  贵美双手掩脸。

  青山从贵美的脚下脱去三角裤,分开双腿。

  出现神秘的溪谷,发出粉红色的光泽。

  青山被粉红色吸过去,伸出舌头在溪谷上舔过去。

  “啊……”

  贵美的身体颤抖。

  青山非常的仔细的用舌头爱抚肉缝。

  用嘴夹住小肉芽,用舌尖压迫或吸吮。

  贵美扭动屁股表示快感的亢奋。

  “你不喜欢舔那里吧……我是感到很舒服……”

  贵美呼吸急促的连问几次这样的话。

  “我不会讨厌的。”

  每一次青山都会在女人的胯下这样回答。

  “可是我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不像你,他连看也没有看过,一定觉得女人的身体很肮脏吧。”

  贵美的下腹部不停的起伏,连连发出轻微的哼声。

  “你先生一定有很好的家世吧。”

  青山在肉芽舔一下问。

  “是的。以前是贵族,据说小时候是奶妈给他洗澡的。”

  “一定是那时候看到奶妈的阴户,所以吓坏了。看在幼儿的眼里,那是长着黑胡子、张开红色的大嘴,如魔鬼般恐惧的东西。”

  “所以他不想看我的那里。”

  贵美轻轻的点头,好像很同意青山的说法。

  贵美的身体轻微颤抖,青山知道现在可以结合了。

  压到贵美的身上,肉棒噗吱一声插进去。

  “啊……”

  贵美在迎接青山的同时,全身痉挛。

  “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我真是坏女人……”

  贵美的肉缝好像拒绝青山的肉棒插入,非常窄小而有阻力。

  贵美的身体构造娇柔,可是下半身确实能迎接青山的攻击。肉洞很深,插入到底後也没有遇到反抗,只是洞璧把肉棒紧紧包围。

  各种要素使得结合的感觉非常舒服。

  “要完了吗?”

  贵美问正在给她的身体打分数的青山。

  “什麽?”

  青山听不懂她的意思,反问。

  “如果是我丈夫,差不多该射精了,所以我就问问看。男人插入後不到五分钟就会射出来吧。”

  贵美还说她的丈夫每一次都是这样。

  “不是配合你的高潮後才射精的吗?”

  “不,每一次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如果我多少发出一点声音,就更快出来了。”

  贵美摇头说还不知道女人的性高潮是何种感觉。虽然有快感,但和性高潮还是不同。

  “以後我会教你的。”

  青山以缓慢的动作抽插。

  “你肯做我丈夫不肯做的事,所以我还有一个恳求。”

  贵美伸出双手拥抱青山的脖子。

  “你说吧,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答应。”

  青山轻咬贵美的耳朵。

  “这是绝对无法向丈夫说的。”

  贵美像在为自己解释。

  “究竟是什麽事呢?”

  “我想把男人的精液吞进去。如果这样向丈夫要求,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的。”

  贴在青山脸上的贵美的脸颊更热了。

  “你能答应吗?”

  “我想那种味道没有你想像的那麽好。”

  “我还不知道是什麽味道,让我喝好不好?”

  “好呀。”

  青山苦笑,点点头。

  “太好了,要出来时,告诉我吧,我会用嘴接的。”

  青山这才知道为什麽想知道射精的时间。

  4“等到快要出来时再说,可能会来不及。”

  青山一面继续抽插,一面说。

  “提早一点含在嘴里,你能射出来吗?”

  “只是含在嘴里是不行的,需要摇头或刺激嘴里的东西。舌头和手都要动员起来的。”

  “我能做到吗?”

  “我会教你的。”

  “那麽,我这就含在嘴里。”

  青山拔出肉棒,拿起贵美的三角裤,擦拭沾在内棒上的蜜汁。

  看到青山仰卧,贵美靠过来,轻轻把龟头吞入嘴里。

  “还要把嘴张开大一点,要大胆的吞进去,手握住根部,头要向上摆动才行。”

  贵美把脸上的头发拢起,按照青山的话做了。

  “听说你是皇室出身。”

  青山向贪婪的吸吮肉棒的贵美问。

  贵美嘴含着肉棒点头。

  想到让嫁给旧贵族的有皇室血统的千金嘴里含着他的肉棒,青山感到爽快。

  青山很想把贵美调教成性奴隶。

  “好吃吗?”

  青山抚摸贵美的头发。

  贵美点头。

  “你很想这样含在嘴里吗?”

  “……”

  “你的那里被男人舔也是第一次吧。”

  “……”

  “舔和被舔都很舒服吧。”

  “……”

  每一次贵美都轻轻点头。

  青山觉得自已兴奋了,现在让从未吞过男人肉棒的皇室贵族这样做,心里非常感动。

  “我要射了……”

  青山抱紧贵美的头。

  第一波喷射到嘴里的黏膜。

  “唔唔……”

  卖美发出哼声。

  有节奏的喷出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贵美用力咽下男人的精液。

  喷射结束後,龟头在嘴里感到痒,急忙从贵美的嘴里拔出肉棒。

  贵美从嘴角溢出男人的精液,露出茫然的表情,眼睛失去焦点。

  “你觉得如何?”

  青山让贵美在床上躺下,用三角裤擦拭嘴角的精液,顺便擦拭肉棒。

  “就好像把手枪塞入嘴里开枪。”

  贵美说出感想。

  “没有你想像的好吃吧。”

  “嗯……苦苦的、涩涩的……不怎麽好吃。”

  贵美的眼神恢复焦点,看着青山说。

  “我还是要谢谢你。不能向丈夫要求的事,你却让我得到经验。”

  贵美很疼爱似的把玩缩小的阴茎,补充说∶“好像吞下生鸡蛋。”

  “到了三十多岁才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真是太晚了。现在的女孩子在婚前都会有这样的经验。”

  “在婚前吗?”

  贵美瞪大眼睛。

  “婚前性交时,如果没有带保险套,射在体内会怀孕,所以会射在嘴里吞下去。”

  “真的吗?”

  “不是有人说养乐多是初恋的滋味吗?初恋的少女吞下的男人的精液很像养乐多的原液,所以叫做初恋的滋味。”

  “真的吗?我一直都不知道。”

  贵美把青山的开玩笑当真。

  5不到十五分钟,青山觉得自己恢复精神。

  “你从後面来过吗?”

  青山拥抱贵美,让她握住开始恢复勃起的肉棒。

  “背後?”

  “就是狗趴姿势。”

  “什麽姿势?”

  “就是狗交尾的姿势。你看过公狗趴在母狗身上的样子吧。”

  “真是的,人也会用那种姿势吗?”

  贵美皱起眉头。

  “我丈夫每一次都是轻压在我身上,除此之外,没有做过其他的。”

  “你也没有在上面过吗?”

  “做出那样淫荡的事,立刻会被丈夫赶出门的。”

  “现在还有这种事,真意外。”

  “可是我愿意和你试一试,因为不必担心会被赶走。”

  贵美的手握住肉棒,但没有动,这样的话肉棒不容易完全恢复精神。

  “那麽,现在就用女人在上的姿势吧。”

  青山教贵美的手如何活动。

  “现在?一个晚上要做二次吗?”

  贵美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说∶“可是,这个……”

  贵美好像要说青山的肉棒还是软的,可是说到一半又把话咽回去。因为手里的肉棒又开始勃起。

  “一个晚上二、三次都可以的。”

  “我不相信。”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青山的手指滑入贵美的花芯里。

  还没有达到性高潮的贵美花芯有蜜汁保持润滑状态。

  青山让贵美骑在身上,从下面插入肉棒。

  “怎麽会……能第二次……啊……”

  贵美不停的摇头说。

  “而且我会在男人的上面……”

  贵美好像不知如何是好。

  “按人类的游戏规则,谁在上面谁就要主动的活动。”

  青山教贵美活动的方法。

  “啊……我这样动不是很淫荡吗?”

  贵美这样说,还是按照青山的教法开始活动。

  “哎呀……动起来就停不了了。”

  贵美学习的很快。

  不久後,青山要贵美改变姿势,从背後插进去。

  “人和狗用相同的姿势……我丈夫知道了……一定会吓昏的……”

  贵美一面说,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

  这一夜到第三回合,贵美在正常姿势下达到性高潮了。

  青山本来准备到第三回合为止,但首度尝到性高潮的贵美不答应。

  青山到黎明前完成第五回合,这才得以睡觉。

  等到醒来时,贵美用口交的方式把青山最後剩馀的精液吸掉,这才露出爽快的表情穿好衣服准备回去。

  青山睡到快要上班的时间,摇摇摆摆的勉强赶上上班时间。

  觉得暂时不想闻到女人的味道,大概就是对女人的宿醉吧。

  到下一周的编织教室上课时,贵美若无其事的来到教室。

  手拿用百货公司的包装纸包的小盒。

  “经常受你的照顾,这是送你的。”

  贵美把纸盒交给青山,说∶“里面是一打养乐多原液。”

  贵美发出高雅的笑声。

  差一点没有把纸盒掉在地上,青山急忙抱在手里。

总字节数:140020
【完】